返回

大家都要宰了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咸鱼莫入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确定了自己的大学时光将会和王衡在同一座城市度过以后,韩奕萱就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了。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处于一种略显亢奋的状态。

    当惯了乖乖女的韩奕萱,面对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居然有种大呼小叫的冲动当然,她理智地压抑住了这种冲动,还算平稳地做着应做的工作。

    尽管出了N个小纰漏。

    “乒”的一声,本应加在奶茶里的冰块掉在了地上。韩奕萱手一抖,眼看着整杯奶茶都要倾覆了,幸好一旁的王衡眼疾手快,扶住了奶茶,从少女手中抢过了那杯奶茶,处理妥当,交到了顾客手里。

    还好,顾客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小小的波折。

    送走了这位顾客,店里暂时空闲下来。王衡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冰块,丢到水槽里,然后对女孩说道:“想着要去上大学,所以兴奋过头了?”

    韩奕萱双手捂着脸颊,发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声:“诶嘿嘿,有点分神。”

    “工作期间,专心点。下次我可不一定能救场。”

    “不,肯定能救!你动作那么快,那么可靠……”

    王衡眉头一挑:“你对我的信心也太盲目了吧?”

    少女使劲摇了摇头:“一点都不盲目!你还记得上次,我差点被车撞了吧?那次,也是你救的。果不其然,这次又是你。”

    “再一再二不再三,你以后还是自己小心点比较好。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韩奕萱撇了撇嘴,拿出手机盯着小屏幕。

    见状,王衡也转过身去,面对着店门口,双手放在柜台上。

    店门外面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随时都可能有顾客进来。此时店长不在,店里只有少男少女两人,他俩不说话,店里就很安静了。

    王衡是背对着韩奕萱的,但店门是玻璃,而且此刻日头已落,夜幕降临室内比室外明亮,在室内就很容易看到玻璃上的倒影。

    于是他注意到,背后的少女正盯着自己看。

    王衡后背一凉,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从考场重生那天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但重生前的临死一幕,依旧印象深刻……

    “天都黑了。”韩奕萱忽然说道。

    “是啊。”王衡低头看着柜台,点开了订单系统,貌似认真地翻看起了今日的营业状况。

    “待会下班以后,你怎么回家啊?”

    王衡正要说话,却忽然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在震。他掏出来一看,是来自父亲的电话。可是接通电话,听到的却不是父亲的声音。

    “喂……刘叔叔?”

    王健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吐了。

    今晚的应酬虽然是以啤酒开场,但气氛热闹起来以后,领导果断开了两瓶陈年白酒,那味道,一滴入喉就能直冲脑门。而王健要负责给灌对面的领导,还要给自家领导挡酒,喝得自然是停不下来。

    “五魁首啊,六六顺,七……”

    “喝!哈哈哈,喝!”

    太久没有经过酒精考验的王健,在行酒令的环节上露了怯,手伸出去了嘴巴却没跟上。没办法,只能再来一杯。

    又是一杯火辣辣的白酒下肚,王健眨了眨眼睛,有些睁不开。

    这模样,他的领导终于看不下去了:“小王你去休息休息,醒醒酒?”

    “哎,好……”

    王健含糊着答应了一声,起身要去洗手间。然而扶着墙走到门口,他手摸了个空,一脑门就撞在了地砖上,摔得结结实实。

    “小王,小王你怎么了!”

    那辆出租车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王衡早已在此处等着了。

    后排车门打开,两个男人晃晃悠悠地从里面出来确切地说,是其中一个人烂醉如泥,被另一个人搀扶出来的。

    王衡赶忙迎上去,扶住那个脚底拌蒜走不动步的男人,对另一位说道:“麻烦刘叔叔了。”

    “没关系,顺手的事。就是回去你得稍微看着点啊,别再摔着了。”

    “再?”王衡捕捉到了这个细节,“他在饭店里摔了?几次?”

    “也没几次……你扶稳了啊,我先走啦!”

    父亲的同事就这么打着哈哈,又坐回到出租车里,挥挥手,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很快就驶远了。

    王衡叹了口气:“自己有多少酒量,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王健闭着眼,嘴里冒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别装,你已经醒了。”

    王衡的口吻非常确定,简直不容置疑。

    “你怎么知道?”王健有些尴尬地睁开眼。因为酒精的影响,他眼底里还微微有些发红。

    “上次喝醉的时候也是我扶的你。要是真喝醉了,你绝对比现在更难扶。”

    王衡太了解自己的老爹了他的工作要闯出业绩,就需要在酒桌上应酬,可他的酒量实在不行。虽不至于一杯就倒,可是只要喝了白的,稍微过一会就必然上头。在单位里迟迟得不到提拔,跟酒桌生存能力太差绝对有着莫大的关系。

    王健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喷了一口酒气:“缺乏锻炼啊……”

    “别锻炼了。小心你升职加薪还没喝出来,先把酒精肝给喝出来了。”

    “不锻炼不行啊,你小子都开始搞兼职了。况且今天这一顿酒下去,提成就有着落了,你的电脑也不成问题!”

    “这样啊……”王衡瞥了父亲一眼,颇感无奈。

    他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有着重生者的优势,让父亲以后躺着混吃摸鱼都没问题。对一个只是稍微有些游戏瘾的正常中年男性而言,这种话未免太伤自尊。

    于是王衡只说:“反正你医保额度不高,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而且,既然你这一次都喝倒了,下次你们领导也不会拉着你了吧?”

    然而王健眉头一挑:“诶,这你可就天真了,我们领导就是需要能及时醉倒的人才!你要知道,我们一般都是乙方,要陪的都是甲方。怎么把甲方哄开心?让他们把人喝倒,那肯定有成就感啊!”

    王衡咬了咬牙:“这样啊……”

    酒劲还没完全消掉,王健侃侃而谈:“乙方做生意的重点,是要把甲方哄好,不是自己逞能。必要的时候,稍微演一演也是很重要的。我承认啊,刚才我在包厢里醉倒,也的确是有演的成分……”

    “那您还真是个好演员呢。”

    “开玩笑,不多长个心眼能在社会上跟人玩?你老子我是隐士,平时不动声色,但关键时刻,上来就能演一出好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