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家都要宰了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7坐等暴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近这些天,待在自己卧室里写代码的时光,让王衡颇有种熟悉的安心感。刚毕业还没有被路琪盯上的时候,日子也是这么过的只需要埋头工作,脑子里的每个念头都充满了理性的逻辑,没有令人心烦意乱的感情纠葛。

    就这样,他找回了当初的效率,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全部任务。

    将工作成果发给路琪之后,没等多久,对方回了一行问号,以及一行感叹号。

    又过了几分钟,路琪发了一条消息:【你的动作这么快?加班了?】

    王衡:【用不着加班,现在是我的暑假。】

    路琪:【差点忘了你还是学生。厉害,真的厉害。】

    王衡:【那大佬能不能提提价呢?】

    路琪:【我们每个月给外包的预算有限额。】

    看到这句话,王衡就打消了那点临时加价的期待。

    然而区区十几秒之后,路琪又发来一条:

    【不过我可以拿我个人的工资补贴你。】

    王衡:【好慷慨,多谢啦!】

    路琪:【不用谢,我只补你点零头。而且我还要先检查一下再说。】

    之后的检查,王衡并不知道用了多久。但两个多小时之后,这次外包的酬劳就打到卡里了。原本应该是3.5万的数额,被路琪补到了整整4万,再加上卡里原有的2.3万,一共就是6.3万元。

    这酬劳,就算是放在几年后都相当不错了。尽管王衡的工作完成得相当利索,但对方打钱更利索,路琪显然催过了给款流程对于大多数接私活的程序员而言,这种待遇都堪称是梦幻级别了。

    但王衡只是发了【谢谢】两个字作为最后的回复,没有再说更多的感谢或客套言语。然后,他点开比特币交易平台,经过了一系列的手续,将5万元的现金转进去,买了整整50枚比特币。

    因为单枚比特币的价格稍稍超过了一千元人民币这条线,另外还要加上手续费,所以确切地说,他丢进去的钱略微高过5万,多了几百元的零头。

    这样一来,银行卡里就只剩一万两千多元了。他计算过,这足以囊括路费、学费、住宿费和其他一些必要费用。

    全部搞定之后,王衡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望向外面的夕阳。

    “真是令人期待啊……”

    他就站在那里,发了不知多久的呆,直到Q号的消息提示音唤回了注意力。

    王衡又坐回到电脑跟前,点开了与萧仁健的对话窗口。

    【我给你讲,刚刚有前辈给我发了一批资源,绝赞!你要不要?】

    下面还有几张图片,都是特种动作片的女演员剧照,看起来漂亮又清纯。

    王衡漫不经心地回了一条:【哦,明日花的片子啊。】

    萧仁健:【你认识她?!】

    王衡正想反问‘你居然连她都不认识’,忽然反应过来这还是七年之前,而且此时的萧仁健也就刚刚成年,虽然已经见识过不少,却还没有找到稳定下载资源的办法,跟几年之后的老司机不可能相提并论。

    于是他回:【如果你想要的话,我给你链接,她的高清全集。】

    萧仁健秒回:【大哥!!】

    王衡摇了摇头,感觉两人的定位似乎颠倒了过来,实在有些好笑。要知道,在这个暑假搜集了一大堆资源的萧仁健,才应该是老司机。直到大学毕业以前,王衡都只有坐他车的份,哪有给萧司机发资源的事情?

    当然,大学毕业之后,萧仁健一直都是单身宅男,而王衡却顾不上看什么特种动作片……那就是一连串很复杂的故事了。

    只用了十分钟,王衡就找到了那些下载链接,传给了萧仁健,又换来了一句带着十几个感叹号的【大哥】。然后,王衡就不再管这事,点开了购买火车票的官网。

    去蓉都的硬卧已然全部售空。在硬座和价格高昂的软卧之间,王衡几乎没有犹豫,选了前者。

    晚上,当王健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王衡正在做菜。

    “米饭已经煮好了,你自己盛饭吧。菜要下锅了,我没空。”

    听到儿子这么说,王健略感欣慰。然而换好拖鞋进厨房一看,他的脸色就变了。

    “又是番茄炒蛋?这都连着几天啦!”

    王衡头也不回地道:“不想吃,那你自己做啊。”

    王健无奈闭嘴,默默地盛了两碗饭。

    没过几分钟,菜出锅,上桌。

    父子俩对坐在餐桌旁,各自端了一碗饭。桌上两道菜,一个番茄炒蛋,另一个则是……凉拌黄瓜。

    父亲苦着脸:“这也太素了吧?”

    王衡:“鸡蛋算荤菜。”

    “我不是给你不少钱么,别吝啬啊。”

    “省着点吧,卡里只剩一万了。”

    听到这话,父亲手猛地一抖,筷子都掉了。

    “你干了什么啊!怎么就只剩一万了?”

    “买比特币。”

    “已经买啦?”

    王衡点了点头,淡定地夹了一块黄瓜。

    父亲颓然捡起筷子:“真不该给你那么多的,一次性……唉。”

    “别唉声叹气,等到年底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你还能一夜暴富不成!”

    王衡微笑道:“一夜暴富是不可能的,但一月暴富,并不是什么问题。”

    父亲撇了撇嘴,夹菜就饭,不再争辩了。

    只是吃了两口,他又忍不住问道:“那你入学的钱还够吗?”

    “足够了,我心里有数的。去蓉都的车票都买好了,你放心吧。”

    “哦?”父亲抬眼望着他,“你什么时候出发?”

    王衡答道:“今天刚买的车票,下星期就走。这几天我基本没事,打算待在家里打游戏。正好,现在我也有一台笔记本,咱们终于可以联机了。”

    听到要和儿子联机玩游戏,王健的嘴角情不自禁笑开了。但他还是注意到一个细节,问道:“现在是旺季,你在网上提前一个星期也能买到票?”

    王衡:“别的我不清楚,反正硬座票是很充足。”

    王健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硬座……不坐飞机很正常,你好歹买个卧铺票吧?”

    “没有这个必要,我现在是怎么省钱怎么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