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家都要宰了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8男人的惨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体味,这是基因和身上的寄生菌群决定的。越是新陈代谢旺盛的时候,比如盛夏,体味自然就越重。那么,将上百个新陈代谢旺盛的人聚集在一个密闭车厢里,那是什么样的味道?

    王衡有过乘硬座远行的记忆,所以今天,当这辆绿皮火车开到半道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得住。

    直到乘务员告诉大家,空调坏了。

    然后车里的百人体味开始糅杂发酵,愈发浓烈。更为火上浇油的是有很多人耐不住闷热,脱掉鞋子,任凭那更有冲击性的脚味蒸腾扑鼻……

    王衡对面那位面色褐黄的大妈,甚至在脱了鞋之后,还扯了扯肉色的薄袜子,然后把脚搭在他身旁的空位上就在半个小时以前,确定了自己旁边没有人坐,王衡还有些庆幸;而此时,这份庆幸已然被大妈的洒脱不羁碾得粉碎。

    他闭上眼,试图催眠自己,但很快就绝望地放弃了这种尝试。

    王衡无奈地找出笔记本电脑,玩起了扫雷这电脑上只有自带的小游戏,他之前忙着写代码赚钱,没空下载。

    忽然,从后方飘来了更加浓烈的泡面味。他嗅了嗅,喃喃道:“老坛酸菜啊……”

    王衡和韩奕萱都不知道,两人登上的其实是同一列火车。

    但韩奕萱在软卧车厢,自然也就不可能有巧遇。而且更关键的是,少女并不是独自一人。她的妈妈特意请了年假,打算把女儿送到学校,并且一定要亲眼看到学校是什么模样、住宿环境是什么条件才放心。

    行程近半,夜也深了。母亲在下铺睡得安稳,上铺的少女却突然惊醒过来。

    韩奕萱摸了一下额角,发现居然已经有了两滴冷汗。

    “我怎么……这是怎么了?”

    刚才的梦里,她又看到了王衡。但这次,梦境的主角不再是两人,而是三人。王衡的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女孩。那女孩似乎比自己更娇小可爱,但脸庞仿佛笼罩了一层轻纱,看不真切。

    梦里的那个女孩搂着王衡的胳膊,笑声如银铃般清脆。而王衡呢,似乎并没有抗拒如此亲昵的举动,看起来这两人的关系……那还用说吗?

    然后韩奕萱就醒了。

    醒来以后,少女明白刚才看到的一幕只是梦境,可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慌。

    她拿起手机,看到了一条两个小时前收到的Q消息,来自闺蜜宋晓霞。

    【我已经到学校了。天啊,你绝对想象不到,师范大学是多么令人绝望。帅哥太少,美女太多啦!!!】

    韩奕萱笑了一下,可是渐渐地,笑容变得稍稍有些苦涩。

    她回了一条:【我还没到学校,但财经大学应该也差不多。没事,以后去理工学校里面找帅哥咯。】

    发了消息,韩奕萱就打算继续睡了,谁知宋晓霞那边居然秒回:【你还没睡吗?】

    【还没有。】

    【那就聊聊嘛……】

    看着闺蜜发来的这几个字,韩奕萱仿佛看到了她抱着自己胳膊撒娇的熟悉场景。她叹了口气,拿着手机迅速敲出一行:【假如你面对男孩子的时候脸皮不那么薄,你早就脱单了。】

    宋晓霞:【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单身!】

    韩奕萱顿时无言以对。捧着手机的双手,微微颤抖。

    她又想起刚才的梦了。

    过了一会,少女赌气回复:【不跟你聊了,睡觉!】

    上午十点,路琪来到了机场安检通道的门口。机票是十一点半的,所以登机时间相当充足。

    通过安检之后,她要独自一人上飞机。但在来机场的路上她可不是独自一人。就在身后,还跟着三个年纪不比她小的男人他们都是路琪原先的下属。

    按理说,被调走的上司并不会被旧下属欢送到机场。但路琪的情况算是例外。这三个旧下属显然有话想要跟她说,却憋了一路。

    “就到这里吧,”路琪转过身看着他们,“多谢你们了,咱们以后有缘再见。”

    三人中的小刘鬼使神差问了一句:“那要是没缘呢?”

    “那就不见呗,多大点事儿啊。况且你们要想找我就线上联系,不过先说好,我可不会给你们处理bug,那是你们自己的工作。”

    这时,另一个男人终于下定了决心,上前两步,低声道:“我有话想要跟您说,能不能往那边走两步?”

    “小赵,”路琪眯着眼微笑道,“有什么话就当面说,当着大家的面。别神神秘秘的。”

    被称作小赵的男人回头看了一下那两个同事,咬了咬牙。

    那些话语,想要当着旁人说出口,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但再仔细想想,如果今天不说,那么以后恐怕也就没机会了……

    小赵低下头,说:“路姐,我喜欢你!”

    “卧槽?”

    “卧槽!”

    身后,两个男同事不约而同惊叹起来。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

    沉默了几秒,小赵没听到任何回应,不由得有些心慌。他抬起头,看到路琪正玩味地盯着自己,目光里除了惊讶,似乎还有戏谑之意。

    于是小赵更心慌了。

    路琪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很反对办公室恋情的。”

    小赵试着挽救:“可您都不在总部这边了,完全不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啊!”

    “嗯哼,”路琪点了点头,眼里却并没有赞同的意思,“但我们都是企鹅的员工。这一点,你没法否认吧?”

    “我……”

    “咱们写程序的都不喜欢把事情搞得朦朦胧胧,所以这么说吧,你的策略从一开始就错了。”

    小赵一脸愕然:“策略?”

    路琪叹了口气:“直接表白,这种策略是最蠢的。除非你帅得逆天,否则女孩子基本不可能答应你。照照镜子,你觉得自己是冠希还是彦祖?”

    “都不是……”

    小赵颓然垂下脑袋。毫无疑问,今天自己面临的又是一场惨败。

    路琪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小赵的肩膀,道:“没事,人生就是这样,失败多了自然就会成功。以后你要是再有喜欢的女孩子,我跟你讲,一定要先确定有足够高的好感度再表白,明白了吗?”

    小赵哭丧着脸答道:“明白了,路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