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家都要宰了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9地铁遭遇战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列车到了终点站,蓉都。

    下车之前,王衡路过镜子的时候瞥了一眼,差点把自己吓一跳。他看到,自己的双眼一片通红。再凑近点仔细看,两眼的眼白布满了血丝,简直就像入了魔似的。

    但想想这一趟的磨难,眼睛发红实在太正常了。要知道,昨晚他熬了个通宵,完全没睡着过。

    坐硬座本来就难以入眠,更何况车厢里的空调还坏了。当然更可怕的,还是那些噪音……

    晚上十点开始,周围的人扯着嗓子打起了斗地主,一直到凌晨两点才停。与此同时,旁边的大妈用手机看剧,开着公放,那堆狗血台词不仅折磨王衡的耳朵,还荼毒他的理智。

    而到了后半夜,王衡终于有些困意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响起了孩子的哭声。而且一个孩子的哭声,又引起了另外两个孩子的哭声。他们的大概都在三到五岁之间,正是讲不通道理而又精力旺盛的年纪。这么一吵,全车人都没法睡了。

    从镜子跟前走过,王衡扫视一圈。果然,周围的人不论男女老少,一半以上都是精神萎靡,其中一部分甚至有了黑眼圈。

    走出列车的刹那,王衡深吸一口新鲜空气,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只是再走几步,脑子还是有些犯迷糊,连着打了好几个呵欠。

    跟随着人流,他走出火车站,又挤进了涌向地铁的人流。

    要从火车站去学校,最省事的方式是乘坐地铁他早已查过路线,又能看到路标,所以就算是顶着瞌睡也知道该怎么走。

    但挤进地铁车厢的时候,王衡却猛然惊醒了。

    他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那种年轻女孩子略带一丝抱怨的嗓音:“妈,这种事你就别管了嘛……”

    顺着声音看去,韩奕萱的脸庞出现在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

    王衡不由得腹诽这就是世界线纠正机制的威力?未免太可怕了吧!

    少女和她的母亲站在一起,也是被挤到了地铁车厢的角落里。母女俩中间,还夹着个大号的红色行李箱,被迫占了不少位置,于是更让人觉得拥挤。

    此时,王衡不由得庆幸。还好是自己先看到了韩奕萱,而不是她先发现,要不然,又是天降的麻烦。

    他缩着脖子,膝盖微微弯曲,尽可能让自己变得更矮一些。

    可是没过多久,旁边就有一个中年男人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像王衡现在这样缩着身子确实太奇怪了,很容易被人认为是某种突发疾病。他不敢挺直了身子,但更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于是王衡摇了摇头,摆出了个尽可能自然的微笑:“我……就是有点尿憋。”

    中年男人立时一脸同情。

    韩奕萱母女俩直到走出地铁车厢,都没有发现不远处缩在角落里的王衡。

    到这时,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

    王衡挺直腰杆,扭了扭脖子,脸上写满了轻松惬意。

    然而他忘了,刚才那个热心肠的中年男人还没下车。

    “小伙子,你这是……已经开闸啦?”

    王衡脸色一僵,顿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那男人低头看了看他的裤裆,一双小小的眼睛里满是大大的疑惑:“也没湿,你这怎么回事啊?还能憋回肾里去?”

    王衡随口糊弄了一句:“这是自我暗示,心理学上的催眠手段。”

    男人惊叹道:“催眠膀胱,你这手段也太厉害了!”

    王衡实在没法再解释下去了,幸好,他要换乘的站点也到了。于是王衡不再跟那男人说话,一头冲出了车厢。

    这个站台是两条地铁线路的交错点,按照事先看好的路线,他本来就是要在这里下车的。

    然而,王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下车以后,他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而且这一次是目光相接,不可能再躲过去了。

    她穿着中性化的黑色衬衣、水蓝色牛仔裤和白色球鞋,身高中等而身型略瘦,俨然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那长度刚过耳垂的短发,也同样内敛,并不张扬。可是她眼神里飞扬的自信,那种强势不容置疑的气场,却一点都不平庸。

    当然,她精致的五官,以及淡得不着痕迹的妆容,也是恰到好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毫不出格。但只要注意到了她,就不可能忽视掉。

    那是路琪。

    目光相交接的刹那,路琪似乎还没认出他来。但王衡眼中的惊讶,立刻就让她反应了过来。

    “嗨,很巧啊……你就是那个大魔法师?”路琪微笑着走过来,如此问道。

    王衡咽了口唾沫,至少表面上还很镇定:“对,是我。”

    “叫你魔法师总觉得怪怪的……你姓王,对不对?那我叫你小王吧?”

    “我叫王衡,那个‘吧’字请去掉。”

    “对不起,无意,无意的,”她的微笑中略带歉意,“我叫路琪,很高兴认识你。”

    “路姐,久仰久仰。”

    “这么快就喊姐姐了吗?我看着那么显老?”

    王衡当然不可能说自己喊‘路姐’习惯了,只能解释道:“不是,您既然是企鹅的员工,那肯定是前辈啊。我还没开始上大一,肯定要喊姐。不过您看着可不显老,跟我高中里的同学一样年轻。”

    路琪眨了眨眼:“你这口齿伶俐的,也不像是程序员啊,倒像是产品经理。”

    “哪能啊,产品经理那么笨的……”

    “也是,他们要是真的嘴皮子利索就好了。”

    两人迅速在奇怪的话题上达成了一致。而这种微妙的一见如故,让路琪的嘴角不知不觉间翘起了一点点。

    于是路琪说:“正好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新部门那边还没搭起来,闲得很。我去你学校转转吧,路上再聊聊?”

    这是个疑问句,她的口吻是疑问语气。但王衡清楚,路姐提出的建议,其实并没有多少商量的余地。关键是,他也找不到合理的借口去拒绝。

    就在不久前,人家还在谈好的任务报酬以外又多加了五千块钱,这面子实在没法拆。

    王衡只能回答:“呃……好吧。”

    又熬夜了……叹气。下次争取克服惰性吧。看到有同学在问是不是一章,嗯,目前暂时还是。等编辑那边沟通,不久以后会从一更兽进化为新形态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