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五章 超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小伙子,你稍等下,”

    院子边,堂屋门前,

    中年男人打量了廉歌一眼,转回身,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小伙子,你坐,你先坐……”

    那女人也紧随着,招呼着,从堂屋里抽出根凳子,放到了廉歌身侧,

    “谢谢了。”

    廉歌道了声谢,也没坐下,

    而那女人,放下凳子,又在原地站了站脚后,转过身,穿过堂屋,又朝着后屋走了去,

    “……还得在切点豆腐,晚上放到鱼里一起煮……那丫头就喜欢这么吃……”

    女人挂着笑容,似乎呢喃自语着的话语声,随着清风,穿过堂屋,在廉歌耳边响起。

    ……

    透过堂屋,看向屋里,

    屋里墙壁上,墙灰已经剥落,裸露出的砖石已经风化,

    墙边积蓄着些淤泥,淤泥上长着些青苔,

    地面上散落着些成块的墙灰,破碎的碗碟,倒着几根凳脚脱落,已经腐朽的凳子,

    还积着,散着些,从仅剩下窗框窗户,吹拂进的落叶,

    在积蓄着的墙灰,碎碗碟,淤泥,青苔上,那堂屋旁边,那辆生锈的自行车,依旧靠在墙边。

    “……小伙子,来,给……”

    后屋里,男人笑着,端着碗水,穿过堂屋,重新走至堂屋门外,将那碗水,递给廉歌。

    “谢谢了。”

    看了眼这男人,道了声谢,廉歌接过了那碗水,

    “客气了……”

    男人说了句,又在原地,站了站脚,顿了顿动作,

    紧随着,又转过身,对着堂屋里喊道,

    “……那月霞,我就先走了,记得别忘了下午的时候去接慧慧回家……”

    “……你路上小心着点……”

    堂屋后,后屋里,混杂些锅碗瓢盆的声音,女人应了声。

    男人听着,脸上笑着,转过身,似乎浑然不觉般,从廉歌身侧掠过。

    ……

    也没转过视线,端着那碗水,廉歌看了眼,

    碗里是碗清水,只是碗底,却长着些青苔,

    抬起手,廉歌手一轻挥,

    紧随着,碗里的脏污被剥离,随着一阵清风,卷落消散,

    端着那碗水,廉歌喝了口,微微笑了笑,

    “老哥,谢过你这碗水了。”

    转过视线,廉歌透过那已经半边脱落的堂屋门,望着那堂屋里,语气平静着说道。

    闻声,廉歌身后,那中年男人顿住了脚,缓缓转回了身,

    “你舍了一碗水给我,我也渡你一程吧。”

    廉歌语气平静着,说着,将手里的碗,放到了旁边那朽了的,长着些青苔的凳子上,

    身后,中年男人眼神里有些疑惑,看着廉歌,

    “小伙子……”

    放下了碗,廉歌转过了身,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再顺着中年男人后那条村道,看着村子里,

    村道上,依旧身影绰绰,忙碌着的村里人不时来往,村道边,一户户人家里,不时传出些话语声,

    廉歌看着,廉歌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张望着,

    微微仰头,廉歌负手而立,驱使着法力,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

    诵念声从廉歌嘴里传出,一阵清风自村边起,拂过村子里,卷起积蓄在村道上,院子里的落叶,

    转过身的中年男人站住了脚,眼神中疑惑褪去,愣愣站在原地,听着,

    廉歌身后,那堂屋后,声音平息,似乎正忙碌着的女人,也停下了动作。

    廉歌念诵着,声音不大,却似乎在整个村子里回荡着。

    村道上,扛着锄头,提着农具往田地里去的身影站住了脚,听着回荡在村子里的诵念声,愣愣站着,

    那晒着谷子的院子里,拖着谷耙,正翻着谷子的中年女人停下了动作,站着身,发愣着,

    旁侧,院子边,正玩闹着的小男孩也安静下来,愣愣站着。

    那打着木陀螺的院子里,老人打着陀螺的鞭子缓缓垂了下来,似乎出神着站在原地,那陀螺,再旋转了几圈后,栽倒在了地上,

    一旁堂屋里,正擦着桌子,收拾着的老太太,动作也停了下来,手里拿着张抹布,站着,

    村口,那正拿着渔网正朝着村外走着的村里人顿住了脚,那穿着胶鞋要去镇上的男人站在了原地,

    村口边,那空下来的面碗,正朝着堂屋里回身走着的老人,也顿下了动作,出神着,背对着堂屋门,佝着身子,站着……

    ……

    “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鸣。狮子白鹤,啸歌邕邕。五老启途……”

    念诵声回荡着,随着阵阵清风,萦绕着,村子里却愈加显得安静,

    村道上,院子边,一户户人家里,话语声消失。

    升起的炊烟在一阵清风拂过后,也紧随着消失。

    那似乎在远处隐隐轰鸣着的洪水声,也渐渐远去,

    只剩下从山上林中腾起的飞鸟,不时发出几声啼鸣。

    ……

    天空之上,萦绕在村子里的浓郁阴气怨气,也紧随消散,

    廉歌负手而立,念诵着,看着,

    看着村道上的一道道身影,看着沿着村道边,一户户人家。

    回荡着的念诵声中,院子里的中年男人,愣愣着,再次挪开了脚步,朝着堂屋里一步步走了过去。

    “……慧慧,慧慧……”

    踏进了堂屋门,中年男人呢喃着,一遍遍重复着,朝着那靠着墙边的自行车走了过去,

    “慧慧,慧慧……”

    蹲下身,中年男人一遍遍念着,重复着,伸着手,一遍遍轻轻拂拭着那生锈的自行车,

    自行车上的斑驳锈迹在中年男人轻轻拂拭下,却也掉落着锈渣。

    “慧慧……”

    看着那斑驳的自行车,中年男人念着,浑浊的泪水从眼眶中溢出,滴落在地面上,又化作阴气溢散。

    ……

    后屋厨房里,拿着个盘子似乎正要装什么东西的女人,愣愣出神着,

    紧随着,又抬起头,喊道,

    “……慧慧,快跑……快带着慧慧跑,不要管我,不要管我……”

    喊着,眼泪同样从女人眼眶中流出。

    ……

    那晒着谷子的院子里,愣愣发神着的中年女人缓缓转过了身,看向蹲在一旁的小男孩,

    “……妈妈……”

    小男孩也转过身,看向了自己母亲,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搂着自己孩子,护在怀里,中年女人一遍遍说着,眼泪也从眼眶中流出,滴落,溢散……

    ……

    那村子口,穿着胶鞋,愣愣站着的男人缓缓转回了身,

    “……我要回去,我得回去,我老婆孩子还在家里,我老婆还在家里……他们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说着,呢喃着,重复着,泪水从眼眶中不断涌出,滴落在地上,化为阴气溢散,男人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着。

    ……

    院子里,廉歌念诵着,走着,听着,

    话语声,随着念诵声,在村道上,村道边院子里,院子后一户户人家响起,又随着一阵阵拂过的清风,萦绕在耳边。

    x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