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2章 这是别人家的保镖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鹰取严男这才满意收回视线。

    他现在是越看托马斯-辛多拉、越不顺眼。

    托马斯不在这里,根据老板的情报来看,那老家伙跑去陪私生子过万圣节了,留泽田弘树一个人在这里工作……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群保镖也压根没把泽田弘树放在眼里。

    要知道,泽田弘树可是托马斯名义上的养子,先不说托马斯没有对外公开的孩子,就算有,那泽田弘树也算是辛多拉家的小少爷。

    看这些保镖的举动,就完全没把泽田弘树当过自家老板的孩子。

    保镖的态度,很大程度决定于老板的态度。

    就比方说他吧,他知道自家老板在意泽田弘树,哪怕老板说是接触任务,但他又不瞎,老板陪这孩子是很用心的,那他自然也会重视泽田弘树。

    而托马斯就只是把小家伙当成工具人,替他公司工作,替他事业打拼,还用来算计自家老板……

    是的,看似是拉拢,但说到底还是算计。

    他也不清楚是因为托马斯算计自家老板,还是看不惯托马斯这种‘毒虎食子’的行为,可能两者都有……反正就是看不爽。

    连带看这群保镖也格外不爽!

    没多久,一群保镖呼啦啦下电梯,帮忙装饰。

    鹰取严男问了池非迟的安排,接过了指挥的工作。

    “屋里四周摆上南瓜灯,楼梯口也摆上南瓜灯,电梯口也摆上南瓜灯……”

    “恐怖婴儿玩偶,沙发上放一个,进门后边放一个,电梯里放一个,楼梯边放两个,桌上放两个……”

    “浴室?这种地方必须也放一个……”

    “然后上血浆!动作快一点,你们老板不缺钱,这血浆一擦就掉,明天找两个人来打扫就行了……”

    池非迟都停了,跟泽田弘树一起站在一旁,看一大堆保镖忙活。

    泽田弘树:“……”

    突然发现身边有一大堆保镖很有用。

    在保镖买票、保镖排队、保镖当人垫之后,他好像又Get到一种奇怪的‘保镖使用方法’。

    池非迟:“……”

    鹰取突然这么嗨?

    看着看着,他都觉得很有过节的气氛了。

    非赤和非墨也停了。

    它们是担心被四处忙的保镖踩到……

    “来,再按两个血手印上去!”鹰取严男气势汹汹地指挥。

    池非迟掺和,“再加血痕,就是用手指用力挠出来的血痕,拉长,多挠点。”

    一群保镖手上沾血浆,拍墙,挠墙,挠墙……

    非赤和非墨也来掺和。

    非赤:“主人,主人,快让他们仿真蜘蛛玩偶跟蛛网一起粘在墙上,仿真蛇玩偶放砧板上……嘴里再加个沾了血浆的婴儿。”

    非墨:“主人,主人,该放骷髅架子了,啊!对了!那个骷髅头一定要摆在酒柜上,还有,用假血浆去洗手间镜子上留字,嗯……就留‘我会带你下地狱’,让他们把字体写得扭曲、恐怖一点!”

    池非迟转达非赤和非墨的话。

    一时间,客厅里一群保镖忙得团团转,乌鸦嘎嘎嘎叫,不时带着指挥声,泽田弘树偷笑,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半个小时,客厅完全变了一个样。

    发现池非迟带来那一堆装饰品都放完了,一群转得头晕眼花的保镖才松了口气。

    池非迟又低头问泽田弘树,“弘树,想打扮成什么?”

    “真的要去游行吗?”泽田弘树迟疑,“托马斯先生说……不安全。”

    “确实很危险,首先是车祸,每年美国万圣节期间,未成年人出车祸的人数大幅提升,一是因为酒驾多,另一个是因为小孩子在昏暗的路上乱跑,不容易被看到,等司机看到已经晚了,”池非迟说着,从旁边一个大袋子里,往外翻道路服,“所以我给你买了有荧光装饰的衣服。”

    泽田弘树好奇凑上前看。

    一群保镖:“……”

    听前面那一段,他们还以为池非迟不打算带泽田弘树、他们也就不用为难了呢。

    “另外,每年都会有罪犯利用人群奇怪装扮做掩护,进行犯罪,有女性被拉到小树林……”池非迟顿了顿,“这个你暂时不用知道,关键是,曾经发生过有人混在游行队伍里、突然用枪胡乱扫射人群的事,所以……”

    一群保镖:“……”

    听到这个‘所以’,他们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给你准备了防弹衣。”池非迟将袋子底下的小号防弹衣翻出来,递给泽田弘树,“先穿上这个。”

    泽田弘树愣愣接过。

    一群保镖:“……”

    防弹衣啊,考虑得真周到。

    “还有他们,”池非迟看了看一群保镖,又开始翻东西,“我也给他们准备了衣服,他们套个黑袍子装死神就行了,让他们跟在附近,如果遇到那种情况,记得往他们身后躲。”

    一群保镖:“……”

    人垫保镖又来了。

    鹰取严男见这群保镖一脸懵,又开始看不惯,转开头,懒得看。

    保镖不就是为了保护主家安全才雇佣的吗?

    要是自家老板和弘树遇到危险,他也会挡到前面去,这群人这是什么表情?

    泽田弘树没有多考虑,“吸血鬼……教父,我们一起扮成吸血鬼可以吗?我母亲以前说会陪我扮吸血鬼。”

    “行。”池非迟低头翻东西。

    礼服、披风、尖耳朵、尖牙、血浆……

    鹰取严男也跟其他保镖一样,找了黑袍披上,看了看时间,有些郁闷道,“老板,已经晚上11点了,年纪小的孩子应该已经回家了,我那一车糖该怎么办?”

    “一车糖?”泽田弘树好奇。

    “他钱多烧得慌,买了一卡车糖,”池非迟解释,“本来是打算今晚去发给孩子们的。”

    “我就是钱多不知道往哪儿花。”鹰取严男毫不脸红地承认。

    这一趟赚的外快太多了。

    一群保镖:“……”

    这是别人家的保镖。

    泽田弘树:“……”

    直接买了一卡车糖准备发给孩子们啊……

    大叔豪气,也是好人。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那辆卡车装饰一下,我有个更安全的想法。”

    ……

    一个小时后,接近凌晨时分。

    年纪小的孩子已经被带回家了,而街上年轻人的狂欢依旧在继续,似乎打算一直持续到天亮。

    游行队伍到了十字路口,前方队伍突然有些混乱,引得后面的人好奇探头看去。

    路口另一边,一个巨大的棺材在慢慢移动……

    不,应该说,原本是一辆卡车,还能看到前挡风玻璃被留了出来。

    只不过,卡车装饰成了青铜棺材的样式,细节看起来还很精致,让人一看就想到吸血鬼躺的棺材。

    一个黑袍人开着‘青铜棺’缓缓前进,在‘青铜棺’旁边,一群背扛镰刀的黑袍人跟着前行。

    ‘青铜棺’上安置了两个座椅,一大一小两个吸血鬼打扮的人坐在座椅上,身边四角还站了四个黑袍人。

    那四个黑袍人没有拿镰刀,而是端着一个连接着宽长管子、像是打开的黑匣子一样的奇怪东西,其中一个还不时蹲下,似乎在卡车顶上调整着什么。

    突然间,四个黑匣子里往外喷射着各式各样的糖果,在空中洒开。

    寂静了一瞬的人群顿时爆发出欢呼。

    “哇!糖果!”

    “天呐!这真是太酷了!”

    “噢,都是价格不便宜的糖,你们来晚了,很多孩子都回去了,真可惜……”

    “你们应该走在队伍前面!”

    “不,不,应该在中间!”

    “对,走中间!”

    “请走队伍中间吧!”

    “我的天,我要走在青铜棺旁边,真是太酷了!”

    “你这形象可不行,还是得我们死神队伍来!”

    ……

    看着下方的吵闹,泽田弘树还是懵的,转头看着戴了白色面具的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教父,我们为什么戴面具?”

    “被拍到会很麻烦,”池非迟道,“有人认出来,说不定会跑来绑架。”

    泽田弘树摸了摸脸上的面具,“那……教父以后都会陪我过万圣节吗?”

    池非迟:“不会。”

    泽田弘树:“……”

    鹰取严男:“……”

    还是这么直接。

    “要等我有时间。”池非迟补充道。

    “有时间陪我过就行了,”泽田弘树不由失笑,突然想起一件事,“教父,你的尖牙好长,居然不用粘假牙。”

    池非迟:“嗯……”

    一不小心,就被这小鬼看到了他的牙。

    鹰取严男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池非迟,之前化妆,自家老板是跟泽田弘树在洗手间里画的,他们在外面,还真没看到老板的牙什么样。

    他突然想起原佳明设计那台可以看到十年后模样的机器,老板十年后的照片可没什么变化。

    难道……老板是吸血鬼?

    闹腾了十多分钟后,队伍再次出发。

    青铜棺卡车到了队伍中央,旁边除了黑袍镰刀死神,还加入了种种奇奇怪怪的生物,不过大多地盘还是被死神团体占据。

    喷糖、喷糖、喷糖……

    青铜棺卡车沿路喷糖,也不管有没有人捡,也不管跟在车旁的死神队伍有没有被漫天的糖砸得一头包。

    反正这些人也不介意就是了,还有两个黑袍死神伸手接了一把,沿路吃糖。

    路边的人家里,有的孩子原本是该睡了的,不舍地凑在玻璃窗前看热闹,突然看到队伍中的青铜棺、死神、吸血鬼队伍,眼睛亮了。

    在青铜棺前后的死神已经跟了不少,黑压压一片,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

    跟其他各种各样造型、颜色各异的人群比起来,中间这一段就像是正规军……

    再一看到漫天的糖果,沿路人家的孩子眼睛更亮了。

    不行,他们要出去,再玩会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