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3章 全都起来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凌晨,1:00。

    游行队伍一路前进,人越来越多。

    沿路人家的孩子忍不住出来捡糖果,然后大人一看那死神正规军,也觉得有趣。

    要不……就再玩会儿?

    反正这两天都休息,节日嘛。

    池非迟靠在座椅上,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心里满意。

    睡什么睡?

    全都给他起来嗨!

    “池先生,老板的电话。”一个黑袍人递上手机。

    池非迟接过手机,“托马斯先生。”

    泽田弘树转头看池非迟。

    “我忙完了,刚到家门口,弘树还不打算回来吗?”

    “不,我们再玩会儿。”

    “可是明天……不,只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始洗礼仪式了……”

    “我们再待两个小时,我会送弘树回去的,托马斯先生不用担心。”

    “两个小时……好吧。”

    托马斯感觉有些困,也懒得跟池非迟争,反正有保镖跟着,他也放心,客气两句,挂断了电话,将车开进停车场,下车后,心情不错地往家里走。

    陪着孩子玩了一天,还真是够累的……

    唉,那两个孩子,都十七八岁的人了,还这么爱玩……

    开门,门后亮着幽幽的蓝光。

    一个个南瓜灯散发着微弱光芒,照亮骨架、血手印、大蜘蛛……

    门口,托马斯僵了一下,感觉困意消散了不少,伸手开了灯,发觉手上粘粘的,低头一看,全是血浆。

    怎么把他家折腾成这样了?

    生气倒不至于,反正可以找人来清理。

    托马斯无语关门,往里走,没打算去一楼洗手间。

    他也不习惯去一楼的洗手间。

    托马斯上楼梯。

    看着沿路的南瓜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看着摆在楼梯口的恐怖仿真婴儿……

    呃……这个……好像有点吓人。

    托马斯转过楼梯转角就被吓了一跳,缓了口气,继续往楼上走,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自己脖子上,凉凉的。

    低头一看,地板上也有不少红点。

    抬头……

    楼梯通道的上方,用绳子挂了一个个脸色青白的仿真人头,足足三四十个人头,满满一头顶。

    狰狞的五官栩栩如生,淋上去的血浆还在偶尔嘀嗒嘀嗒往下滴,旁边还有一些抓挠的痕迹。

    托马斯-辛多拉抬头一看,吓得差点当场去世。

    别说困意,现在让他睡他都睡不着了!

    这是万圣节装扮?

    这是鬼屋吧!

    ……

    大街上,游行仍在继续。

    走着走着,混在青铜棺附近的其他怪物也自觉退了出去。

    就算不‘自觉’,死神队伍也会让那个家伙‘自觉’的。

    再走着走着,有人默默联系朋友、家人送黑袍,先别管下面是什么打扮,黑袍披上就对了。

    整个游行队伍都披黑袍,那多酷!

    游行队伍里的杂色越来越少,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然后,电视台被惊动了,无数记者蜂拥而来。

    再然后,很多人被朋友打热闹吵醒,爱凑热闹的人从被窝里爬起来,披着黑袍往外跑,加入游行队伍。

    再再然后……

    “老板,我的糖没了。”鹰取严男拿出手机,认真问道,“有没有糖果商的电话号码?我让人送过来。”

    “对下面喊一声,”池非迟道,“让糖果商送来,用直升机送。”

    鹰取严男哈哈一笑,在青铜棺卡车顶上趴下,对下面的一堆死神喊道,“嘿!有没有人认识糖果商,糖果没了,需要一个可以用直升机送货的糖果商给我们支援,费用我出!”

    死神队伍也发现天上没洒糖了,早猜到了原因,听鹰取严男还想洒下去,立刻喧闹起来。

    游行队伍没糖了?那怎么行!

    推荐的、联系的,甚至通过路旁记者呼吁糖果商支援的。

    不到二十分钟,好几架直升机升空。

    那些糖果商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宣传机会,直接喊话糖果免费!

    而且,那些商人还将飞机装饰成了‘血浆袋’的模样,直接放下一根红色的管子,等鹰取严男接到车顶留的管道后,刷刷往里注糖果。

    当然,飞机和管子上没忘了放自家商标,来一波软广告。

    ……

    日本东京。

    下午3点15分,阿笠博士家。

    灰原哀背着书包打开门,“我回来了。”

    电视机声音开得很大:“波士顿现在是凌晨两点十五分,我们可以看到,万圣节游行仍在继续……”

    “小哀,你回来了啊!”阿笠博士笑眯眯转头,“非迟不是去波士顿了吗?那边正在举行万圣节游行活动,我就看了一下报道。”

    灰原哀放下书包,走到沙发上坐下。

    她觉得节日报道挺无聊的,不过非迟哥在波士顿,总得关注一下。

    “这次的游行很热闹哦!”阿笠博士兴致勃勃地笑道,“到现在已经快六万人加入了同一个游行队伍……”

    灰原哀好奇转头看电视。

    电视里,主持人似乎是在直升机里,镜头正好转向下方。

    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人群从街头排到了街尾,还在往后延伸,音乐声很嗨,装饰成青铜棺的卡车往外喷糖果,看起来很热闹,但……

    一个个参加游行的人都披着黑袍,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灰原哀:“……”

    确定这不是什么邪恶教会游行?

    阿笠博士看到镜头拍到直升机,笑着解释,“各大糖果商的直升机装饰成血浆袋的模样,用红色管子给下面的青铜棺注入‘血液’,变成糖果,从四个死神侍者手里的黑匣子里喷出来,洒向周围,怎么样?很有意思吧?电视台的直升机也跟着装扮成了青铜镜、青铜椅子之类的样子,听说因为人太多,怕引起动乱,连警察部队也出动了,结果警车才一开到,就被游行的人帮忙装扮成了青铜剑,哈哈哈……”

    “不是官方组织的活动吗?”灰原哀拿出手机。

    波士顿那边看起来热闹的样子,她得问问池非迟有没有参加。

    别整天宅着,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要多出去玩玩。

    “不是,好像是民间自发组织的。”阿笠博士道。

    灰原哀点点头,登上UL聊天软件,给池非迟发聊天消息。

    【非迟哥,波士顿有万圣节游行活动,你参加了吗?】

    电视机里的女主持人:“噢!我们的吸血鬼先生拿出了手机,看来这是一位很潮流的吸血鬼先生!”

    灰原哀抬头。

    电视画面里,被无数黑袍死神拱卫的青铜棺上,在四个捧着喷糖黑匣子的死神侍者中央,有两个衣着华丽、戴了白色面具的‘吸血鬼’坐在奢华椅子上。

    乍一看,整场游行就像是这两只吸血鬼在巡视自己的国度一样。

    因为摄像机的距离远,看不清那两个吸血鬼的具体面容。

    其中一个是孩子,估摸着十岁左右,穿着黑底、金色勾线的燕尾服,戴了面具,看起来很安静,只时不时凑到旁边吸血鬼耳边低声说话。

    至少在美国那边,跳脱活泼的孩子更多一些,这个孩子算是很安静内向的孩子了。

    换作其他孩子,被这么众星捧月地围着,又居高临下地在青铜棺卡车上,估计早就坐不住,要站起来秀一把了。

    也正因为如此,也越发显得那个孩子身上带着一种高贵沉稳的气质,很像一个吸血鬼小贵族。

    旁边座椅上,男人悠然靠在座椅上,双腿交叠,脸同样被白色面具挡住,距离远也看不清,燕尾服、披风、饰品同样精致,挺拔身形和燕尾服互相映衬,再加上自身沉稳而带着些凉意的气质,就像一个从古欧洲走出来的、真正的吸血鬼贵族。

    也难怪,那些人会乐意让这两个人待在上面……

    而就在刚才女主持人调侃的时候,可以看到那个男吸血鬼拿出了手机,低头看着,开始打字。

    灰原哀:“……”

    因为摄像机离得远,不确定那个吸血鬼在用手机干什么,但她怎么……突然有种预感……

    不会吧,非迟哥应该不会去凑那种热闹。

    “滴滴!”

    UL信息有回复。

    【在参加。】

    灰原哀忍不住抬头看电视,电视里,那个吸血鬼抬起手机,好像在拍照。

    “滴滴!”

    新消息,是照片。

    看照片视角……绝对是在青铜棺上!

    灰原哀又忍不住抬头看了看电视里的吸血鬼,拿起手机回复。

    【我看到直播了……吸血鬼先生?(/\)】

    波士顿。

    池非迟看到消息,愣了一下。

    当初UL软件发行得急,表情没来得及做,打算后续更新再推出,只是附带了颜文字。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很正确,很多女孩子喜欢用颜文字卖萌。

    现在连小哀都没逃过……

    “滴滴!”

    新消息。

    灰原哀:【你旁边的孩子是认识的人吗?】

    池非迟:【我儿子。】

    灰原哀:【……(???川】

    灰原哀:【你什么时候有的儿子?看他年纪至少八九岁,你才二十岁,从年龄来看,他也不可能是你的儿子。】

    池非迟:【我给他当教父了。】

    灰原哀:【原来是这样……那你会带他回日本吗?】

    池非迟:【等这边的事结束,就带他回日本见见大家】

    灰原哀:【那我要准备一下见面礼,挺意外的,突然就变成阿姨了……】

    一旁,泽田弘树好奇问道,“教父,你在跟哪个大姐姐聊天吗?”

    阿姨……女的。

    教父……男的。

    可以好奇一下。

    对,他只是好奇一下,不是八卦。

    池非迟想了想,还是把相册里那张灰原哀‘超凶’的照片找出来,“这个。”

    泽田弘树一愣,又仔细看了看,有些不甘心,“什么啊,她看上去比我还小,怎么还说是我阿姨……”

    “她管我叫哥。”池非迟道。

    泽田弘树一噎,“那……那也不行,她明明就是小妹妹,她该叫我哥哥才对。”

    池非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