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盖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六十八章 前世亲传弟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道青衣身影,从黑镰幽鬼背后的阴山一个洞口,悄然飘出。

    “煞魔鼎?”

    以阴神抵达,神色显得有些木讷的中年男子,裹着魂魄的青衣腰间,悬吊着许多瓶罐。

    瓶罐中,就有银亮的“阴葵之精”,如星闪耀,熠熠生辉。

    他是听闻外面的战斗声,才由阴山里面走出,好奇地看向那头紫红色的蛟龙,他询问道:“那煞魔鼎,可是在你麾下的体内?”

    “楚兄,你也对煞魔鼎有兴趣?”黑镰幽鬼惊讶道。

    “ 不是。”名叫楚尧的木讷男子,摇了摇头,“我只是听过,那个拥有煞魔鼎小子的名头。”

    “也是,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个虞渊在外面的天地,名气很响亮。”黑镰幽鬼在那一串檀木珠内,嘿嘿笑了几声,“此子,处处透着蹊跷奇怪,我让我麾下试探试探,弄清楚他的深浅。”

    “都吞下去了,他还能存活?”楚尧奇道。

    “别的小子活不了,他的话,可未必。”黑镰幽鬼回应。

    虞渊刚刚即将狂飙出来的一剑,令他都魂魄不安,本能地传唤了一位麾下,探探虚实。

    在这位黑镰幽鬼的眼中,一身神秘的虞渊,可不简单。

    尤其是,白骨都被重创了,虞渊偏偏和罗睺鬼王两个,能和平共处。

    先得到白骨青睐,又被罗睺高看,这小子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黑镰也想知道。

    “哦。”

    楚尧木然地点了点头,“这座山头内的阴葵之精,收集的差不多了。按照约定,你我五五开,我的那部分已拿到,剩下的归你。”

    “楚兄别着急,待我解决这小子,夺了煞魔鼎,就去白骨那儿。”黑镰幽鬼在珠子里面,似咧嘴大笑,“白骨已经被困在自己修炼的阴山,他暂时出不来。他的那座阴山,内含的阴葵之精最多,我们定能收获满满。”

    “我师傅,需要那些阴葵之精。”楚尧道。

    一听他说起那位师傅,黑镰幽鬼的一个个魂魄,似乎都肃然起敬了,“我黑镰能有今日,都是你师傅那些助益魂魄丹药的帮助!这点,黑镰铭记于心,绝不敢忘!”

    “师傅也希望你,能在这个当口,迅速成为鬼王。”楚尧看了一眼,那一颗颗黑檀木珠子,道:“你比罗睺,已慢了一步。”

    “白骨死亡后,我将会顺势成为鬼王!”黑镰野心勃勃地喝道。

    咻!

    一束束绯红剑芒,忽在那头紫红蛟龙的腹部,交织着,耀眼绽现!

    一种灭尽魂魄,断绝意识念头的锋锐力量,突然从蛟龙体内产生。

    随后就见,这头天鬼级别的百米蛟龙,被那些绯红剑芒给凌迟!

    “不,还不太对劲,还有一些轨迹,未能施展……”

    煞魔鼎中央,神色迷茫的虞渊,喃喃自语,抓着那剑鞘左看右看,还在比划着,像是在验证什么。

    鼎内,辕莲瑶满脸惊异,呆呆看向他。

    “断魂,此魂灵是断了,但似乎不彻底,不是此剑决的精髓。”

    一剑挥出,眼看着绯红剑芒闪过,如黑色的天被撕裂,再看着一头天鬼级别的蛟龙,都被斩为碎片,虞渊还觉得不尽兴。

    “主人,你终于醒来了。”

    也在此刻,鼎魂虞依依的魂念,突然响了起来,“主人,阴葵之精的吸收凝炼,你要注意一些!你以煞魔炼体术,将阴葵之精炼化时,似被勾起了内心的至恶一面,连我都被你影响。”

    虞依依说到这儿,似乎自己都有些后怕不安,“你我魂魄相通,你是我的新主,我影响不了你,可你,似乎能影响我。很奇怪的感觉,我曾经的主人,不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状态,都影响不了我的心智。”

    “但你,竟然可以!”

    鼎魂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

    虞渊还是迷茫困惑,还沉浸在“断魂斩”的那一式中,过了一会儿,方才终于醒悟过来,“我失控了一阵子?!”

    “虞渊,你终于回来了!”辕莲瑶明显松了一口气地说。

    “失控?因为阴葵之精,还是断魂斩?”

    他自语了一句,抬头目视前方,瞧见在黑镰幽鬼旁边,多出了一道青衣身影,看到那青衣身影的瞬间,他猛然一震。

    “楚尧!”

    虞渊从牙缝内,蹦出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他说出来的时候,满含恨意!

    辕莲瑶清晰地感应到,芳心大惊,“虞渊,你,你认识他吗?”

    “你就是暗月城的虞渊?”楚尧皱眉,以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煞魔鼎中,略显激愤的虞渊,“你我有仇?我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你我第一次见面吧?我久居寂灭大陆的药神宗,近二十年来,并没有去过乾玄大陆。”

    鼎中,虞渊深深吸了几口气,让

    动荡的心境平静下来。

    楚尧……

    他岂会不认识这个人?

    此刻,以阴神形态悬浮黑镰幽鬼旁的中年男子,是他前世悉心栽培,本欲传给宗主之位的亲传弟子啊!

    罗玥,只是被他当做弟子教导过一阵子,可并不是进入药神宗谱牒的正式弟子。

    而楚尧,却是他从碧峰山脉的天药宗亲手选中,被他带回寂灭大陆的药神宗,一直尽兴培养的弟子。

    楚尧,被他领回药神宗时,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被他视作儿子看待。

    他的三个亲传弟子中,楚尧是最小的那个,也是他最喜爱的。

    他原先的计划,就是让楚尧继承药神宗,成为他之后的,下一任宗主。

    再世为人以后,他一直没打听药神宗那边的消息,直到不久前,在青鸾城外和祖安会面,特意问了一下,才知道他的好徒弟,在他“形神俱灭”以后,转投到师兄钟赤尘门下修行。

    楚尧,成了钟赤尘的徒弟,尽心侍奉他的师兄。

    而且,还娶了钟赤尘的掌上明珠,又是徒弟,又是女婿。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当年炼制的那枚丹丸,很多药草是楚尧负责收集的。

    丹丸,被证明出了问题,楚尧在他“死亡”以后,迅速成了师兄的人。

    那,楚尧是不是早就背叛了他?

    想到全心全意对待,将其当成半个儿子去教导的弟子,早就和师兄暗中勾结,在药草上做手脚,去毒害自己,虞渊就痛彻心扉。

    “祖安,曾让我在观天宝镜中,瞧过你的影像。”虞渊沉声道。

    “原来是祖前辈。”楚尧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着实没有料到,祖安前辈居然背弃浩漭天地,转投外域邪魔那一方。你和祖前辈认识,看来外界传言不假。”

    “楚兄,你若是对他有兴趣,我可以给你一个薄面的。”黑镰幽鬼笑着说。

    “并没兴趣。只是好奇而已,如今见也见过了,你请便吧。”楚尧不冷不热地,和黑镰幽鬼话语了一句,伸手点向辕莲瑶,说:“此女和他一道,便是和邪魔为伍,一起料理了就是。”

    “她,出自赤魔宗啊!”黑镰幽鬼微惊。

    “赤魔宗那边,如果不服气,让他们找我就是。”楚尧傲然道。

    “那我就放心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