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骨大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练阴神出窍(3k大章,求首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武庙会很热闹。

    尤其是前来文武庙会看青钱柳的外乡游客,更是热闹。

    排队一直排到庙外。

    晋安终于再次体会到,五一跑去景区旅游,结果人山人海的大场面。

    除了看人头就是看人头。

    风景没看到。

    只看到人头比风景还多。

    晋安无奈了。

    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舒舒服服葛优躺,然后看着别人人头挤人头,难道不香吗?

    “别踩老道我的道袍啊,这是老道我逢年过节才舍得穿,唯一一件没补丁的道袍……”

    人群里,老道士大声嚷嚷着。

    什么飘渺仙气。

    落入凡尘,统统都只剩下灰头土脸。

    老道士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想要退出文武庙。

    以后这庙会爱谁谁去吧。

    哪里有老道我的一身道袍重要。

    老道我想走啊……

    可老道我身不由己啊……

    老道士想退出文武庙也后退不了了,因为人群拥挤,他两脚离地,被人流带着自动往里挤。

    晋安担心跟丢老道士,也只能随波逐流往里挤去。

    “晋安公子。”

    “晋安公子。”

    晋安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他抬头一看,顿时乐了,他在文武庙主殿台阶上,看到了老熟人李言初。

    文武庙的主殿修建得恢弘大气。

    台阶足足有九阶。

    也不知是否是取自于大道九之极的意思。

    而在主殿前立着一尊四方青铜大鼎。

    青铜鼎里已经插满了香火,这些香火都是捐给文武庙的香火钱,以祈求来年文举,科举高中。

    而李言初站在高处,居高临下,所以率先发现到晋安和老道士。

    见到老熟人,晋安拉上老道士,然后占着力气大,这才好不容易挤到李言初身边。

    “李兄,今天是你负责值守在文武庙,维护秩序?”

    李言初点头。

    当李言初得知晋安和老道士的来意,是想亲眼近距离一睹青钱柳时,李言初当即拍胸膛的自告奋勇道:“晋安公子、陈道长,我可以带你们通过不对外开放的偏殿,直接去看千年神木青钱柳。”

    “现在天色不早,如果晋安公子和陈道长想看青钱柳,恐怕光是这人潮拥挤,排队到宵禁都未必能排队到。”

    晋安面对自告奋勇的李言初,很是欢喜。

    这李言初果然上道。

    没有白请一次勾栏听曲。

    懂知恩图报的人,此生肯定能娶到彩荷小姐。

    “我们走后门,不会给你带去不便吧?”

    李言初笑道:“就凭晋安公子、陈道长如今在衙里弟兄们心种的地位,只是去看青钱柳,又不是去文武庙其它私人地方,哪个不开眼的人敢犯浑拦晋安公子和陈道长。”

    李言初让晋安和老道士稍等一下,等他去与同僚交接完后,就热情带上两人前往观赏青钱柳的地方。

    三人一路上越走越偏僻。

    逐渐脱离大路。

    专走一些小道。

    这些小道都有衙役把手入口,拒绝外人进入,但由李言初带领下,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

    而一路上,李言初也向两人介绍着文武庙的历史,以及一些特色。

    文武庙占地广大,中途历经数次扩建,如今拥有一座大殿,六座偏殿,其余不对外开放的小殿、房舍、其余大大小小杂房,共十六座。

    “今天负责值守在庙会的捕头,是冯捕头还是赵捕头?”晋安问李言初。

    “冯捕头现在带人正在全城搜捕,无暇分身,所以今天又是赵捕头负责值守在文武庙里的。”李言初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李言初说完,目露好奇之色:“昨晚晋安公子和冯捕头带人去围剿青水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知道衙门弟兄碰到鬼打墙,在鬼打墙里迷路了一夜,但我听说后来晋安公子在江底下发现了什么,冯捕头见到后面色大变,然后如临大敌,开始带人进行全城搜捕。”

    “晋安公子今天在江底发现了什么,居然连冯捕头都一副如临大敌,全城搜捕,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李言初因为昨晚被劫尸的人打伤,身上有伤,不便参与围剿青水帮,所以昨晚并未带上他。

    也因此李言初并不清楚昨晚行动的具体细节。

    “这事还是等冯捕头亲口告诉你吧。”

    “现在也只是初步怀疑,还没有确凿事实,一切等冯捕头确认实情后再说。”

    晋安摇摇头。

    既然冯捕头暂时没对外公开火药之事,自是有他的道理,所以晋安不会去当那个不识大局的恶人。

    李言初倒是没多想其它,继续介绍着文武庙。

    三人走走停停,穿过大殿与几座偏殿,最后穿过一片遮挡阳光的茂密小林子,林中有一口被大石封死的井,再穿过一扇小门。

    当从小门里走出来后,鼎沸人声,顿时喧嚣入耳,一棵黄灿灿的参天古木,矗立眼前,正有大量游人围着参天古木参拜。

    人头密密麻麻,民间香火鼎盛,居然隐隐有一种万人朝拜的狂热气氛。

    “这么多人朝拜一棵树?给一棵树送香火?”

    “这些人太疯狂了!”

    初出小门,老道士就被眼前的朝拜景象吓一跳。

    晋安也终于近距离见到了这棵基因突变的青钱柳。

    果然就如茶馆小厮所说,这棵千年古木枝繁叶茂,树冠散开足足有一个庭院那么大,上面点缀满了一串串挂下来的黄灿灿叶片。

    远远一望,每一片叶子真的是形如古铜钱,像极了世俗铜钱,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犹如挂满黄灿灿的铜钱。

    一阵清风拂过,沙沙沙。

    树冠轻轻摇晃。

    叶片之间轻轻摩挲,金碧辉煌,钱海滔滔,那一串串叶片,仿佛真成了一贯贯铜钱。

    这棵千年古木上,起码垂挂着不下十万贯铜钱吧?

    但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些并不是真的铜钱,而是外形轮廓像铜钱的小巧玲珑叶片。

    晋安也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神异的古木,惊叹连连。

    当清风停止,有黄铜钱叶片脱离枝干,坠落在地时,立马能引来附近人哄抢。

    若非有附近衙役维护秩序,恐怕就要演变成大型踩踏了。

    这些人状若疯狂。

    眼神狂热,朝着一棵树朝拜,越朝拜越是狂热,仿佛一个个都已经钻到了挂满树枝的钱眼子里,无法自拔。

    除了这些狂热朝拜一棵树,希望能发横财的人外,还有不少人献上一笔不菲的香火钱,然后从文武庙祭祀处,领取到一块许愿竹牌。

    他们把自己的名字、愿望,写在红绳竹牌上。

    接着抛到神树上。

    许愿牌挂得越高,寓意了节节高升,心想事成,愿望更容易成真。

    又是一阵清风吹拂而过,叮叮叮……

    挂着密密麻麻许愿牌的树冠上,那些千百万块竹牌,也随之清脆碰撞,发出叮叮如风铃的悦耳声音。

    “这些人全都疯狂了。”

    “小兄弟,看着这些全都想钱想疯了的人,老道我心里很闷,很不舒服,不如我们离开吧,还不如坐在外头吃一碗羊杂面来得洒脱自在。”

    老道士悄悄拉了拉晋安衣袖,已经迫不及待想转身就走了。

    晋安又停留了一会,眼看天色逐渐黑沉,马上就到酉时,再有一个时辰就是戌时宵禁了,于是点点头。

    说实话。

    看着这些人狂热目光的样子。

    晋安心里也不是很舒服。

    总感觉理性的自己,与这些人格格不入,两者间隔了一条界河,泾渭分明。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或许这就是红尘牢笼吧。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晋安自然不会站在自己的角度,然后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批判他人对错。

    每个人都有对自己生活方式的选择权。

    “老道你说得对,天大地大,哪有吃饭最大。”

    “今晚我们不吃羊杂面了,改吃牛杂面,不为别的,就为率性而为。”

    晋安哈哈大笑离去。

    老道士听到晋安又要请客,赶忙屁颠屁颠跟上去。

    “小兄弟你可拉倒吧,牛肉哪能想吃就能吃到的,每天哪来那么多牛不是摔死就是不小心落水淹死,各种意外死亡的。”

    古代农耕条件有限。

    是禁止私自杀牛的。

    除非意外死亡……

    即便有意外死亡的牛,牛肉也都早已被贵族阶层们分瓜干净,最后流落民间的,只有那些吃剩下不要的内脏、牛骨等。

    所以民间只能见到牛杂面。

    像什么小二来两斤牛肉,那只活在梦里。

    半个时辰后。

    一家面馆。

    “小兄弟,这牛杂面真香。”

    老道士捧着一碗牛杂面,吃得满嘴油光,眼睛跟眉毛都快笑到一起了。

    两人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宵禁前回到住处。

    也许是累了一天,再加上岁数大体质弱,老道士一回到住处,便早早睡下了。

    反倒是晋安,白天经过六丁六甲符温养精气神,此刻依旧还精神抖擞。

    他回到住处后,并未马上入睡。

    而是从怀内拿出了随身的六丁六甲符,和《五脏秘传经》。

    既然六丁六甲符有护神魂之效,晋安想尝试下,他能不能借此修炼阴神出窍!

    晋安早已对《广平右说通感录》上多次提到过的元神出窍,心往已久,按照其上所述,元神出窍可看见平日不可见之景,可一夜神游千里等诸多神异。

    只是碍于他是个散修,没个师父传承,没个能护住神魂的宝贝。

    所以即便已步入练气初期有一段时间,晋安也一直不敢尝试修炼,就怕新天地没看见,首先把自己玩神魂俱灭了。

    /

    Ps:今天迟些还有更新,大概会在点,一次性更新多章。但凡有个麒麟臂,或是有点存稿,也不会这么狼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