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可以点化万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零章 追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主祭大人,主祭大人,不好了,城北启蒙学院,出事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慢慢说,城北启蒙学院那里出了什么事?”

    “城北启蒙学院的教众,被靖夜司,一锅端了!主祭大人,启蒙学院可是我们的重要据点啊!尤其是城北启蒙学院中有我们的四分之一的圣徒,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现在才刚过去半天,我们还有机会拯救他们,请主祭大人,速速决断!”

    主祭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来人,询问道:“我记得,你的后裔好像就在城北启蒙学院上学,他也被抓了?”

    “呃对,小渝他的确是……可是,属下这全是公心啊!请主祭大人明鉴!”

    呵呵……公心!

    他们加入神教,哪个不是为了私心,只是后来,知道了主的伟大,才慢慢的被主感召,有了公心……但是,私心却从未消失。

    主祭对这些非常清楚,只是……只要没有妨碍到主的大计,就算知道了他们公器私用,为自己谋取了一些私利,他也可以当作不知道,但是,若是因为私心而坏了主的大计,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计划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容有任何纰漏,蒋护法,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吧?”

    “可……”感知到主祭的不可违逆的决心,还有隐藏其中的杀意,蒋护法立刻从心的道:“神国永生!一切为了主的大计,一切皆可牺牲。”

    “当年为了掩盖主的大计,我们几乎牺牲了一半教众……为了主的大计,我们又牺牲了一半的主祭,连续举行了十场大规模献祭,得到了隐匿神术……为了主的大计,这三十年来,我们神教隐秘世不出,一直暗中部署……主的大计完成在即,这个时候,任何人胆敢妨碍主的大计,都是我教的死敌,不死不休!明白吗?”

    “是!”

    “放心吧,等主的大计完成,将此界将变成神的国度,我们将在此界得到永生,靖夜司……那些异教徒终将得到神罚,失去一切力量……到时候,我会将这些异教徒全部交给你来处置,让你报仇解恨。”

    “谢谢主祭大人的恩典,属下告退。”

    蒋护法离开后,一个身影从虚化实,出现在主祭的身前,询问道:“主祭大人,蒋护法那里……”

    “蒋护法对神教有大贡献,莱阳郡这一支,有一半的教众是他发展过来的,不能伤了教众们的心啊……不过,主的大计为重,你安排人密切监视,一旦蒋护法有任何不合适宜的举动……可便宜行事。”

    那人轻轻一笑道:“是,主祭大人。”

    ……

    典华像之前一样,先是来到了城北启蒙学院。

    加入靖夜司之后,典华来了两次城北启蒙学院,基本上将启蒙学院的邪教徒一网打尽了,算是为原主报了杀身之仇。

    再次想要找邪教徒,典华习惯性的再次来到了城北启蒙学院。

    这里是他的降临之地,也是他第一次接触邪教徒的地方,更是他的福地,为他提供了大量的天道功德。

    典华打算,还是从这里为起点寻找线索,若是找不到,就去其它的启蒙学院找一找,既然城北启蒙学院有那么多的邪教徒,其它的几个启蒙学院没道理没有啊。

    城北启蒙学院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已经休学整顿了。

    里面有几个靖夜司的念力武者,在仔细的进行着深入的探察。

    若是没有发现这些邪教徒,还真不好办,但是发现了这些邪教徒之后,有了目标,再次进行侦察就简单多了。

    看到基本上空无一人的城北启蒙学院,若有所思的道:“其它几个启蒙学院,可能也被靖夜司划为重点了。”

    这个逻辑并不难,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推演出来,靖夜司应该也可以。

    “人少了,也好!”

    好办事啊!

    人少了干扰就少,感知起来就会更加的清晰。

    这也是靖夜司将城北启蒙学院清场进行侦察的原因。

    典华以“次元行走”的状态下,感知到了众多不同邪教徒的痕迹,典华有意的避开那几位靖夜司的同事侦察范围的那些痕迹,剩下的痕迹中选择了其中最熟悉的一个。

    “这个痕迹是,好像是那个蒋渝的。”

    被他用神识感知到的邪教徒的气息,都被他记住了,尤其是这个蒋渝的,典华可是以他为原点,进行爆破的,将城北启蒙学院里的邪教徒一网打尽的,印象能不深刻吗?

    “这个蒋渝好像认识原主,对我有很强的敌意,甚至有以现我后对我产生了杀意。”

    档案记载,蒋渝好像还是一名走读生,嗯,这样一来,他的活动范围就足够大了,可能存在的线索也足够多……

    嗯,就他吧。

    典华以追踪秘技感知着这个痕迹,开始进行着追踪。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有了这方世界的追踪秘技的借鉴,吸收了其中的经验,典华的追踪之术就算没有进行过点化,也更加精深了。

    这些痕迹自然不是永存的,它有一个消散的过程,不过这个过程若是没有一丝干扰的理想状态,消散和速度会非常慢,几百上千年可能才会消散完。

    但是这是理想状态,就像物理学中的假设物体表现没有摩擦力一样。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世界中,基本上不存在。

    干扰越多,痕迹消散的就越快。

    以城北启蒙学院这样人来人往的场合,这些痕迹可能只需要几天时间,就会消散到不可感知的状态了。

    典华寻着痕迹,离开了城北启蒙学院,沿着城里的大街小巷,走到了一座名叫回春堂的医馆。

    查过蒋渝档案,典华自然知道这是蒋渝的家。

    他的父母早亡,和爷爷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回春堂,蒋渝的爷爷好像是一名很出名的医生……

    “回春堂?姓蒋的医生……原主的记忆中好像有些印象……他好像有‘蒋神医’之称!”

    蒋神医不仅医术高超,医德也很受人称赞。

    蒋神医经常为穷苦人家义诊,若是没钱拿药,还会赠药。

    原主就接受过蒋神医的救治。

    典华望着感知中如同魔窟一样诡异之力如同火山一样的回春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