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只是村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7 想当大队长的站出来(求订阅!求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别说那些没用的。严书记,我没有啥能力,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啊,没看着,连我们队里上百号光棍的问题,我都没解决么……”

    刘春来可不会给严劲松机会。

    真的想要进入体制内,走仕途,自己去复习一年参加高考不好么?

    以他目前的这种,进去也到不了什么高度。

    那不是刘春来想走的路。

    “老严,这事儿不着急,直接从村民小组长到乡长,确实有些不合适,先当大队长,我刚才正在跟他说这事儿呢。我大队的问题都没解决,公社范围更大,你急啥?”

    刘春来一开始听着还挺感动。

    可后来听到这话,就不是那么个味儿了。

    老头子这可不是为了帮他说话,也不是啥不符合组织程序。

    估摸着,一方面是不想儿子管着老子,另外一方面是他经营了27年都没有脱贫的大队问题都没解决,跑去解决公社的问题,他自然不乐意了。

    留下两个老头子在那里争论,刘春来直接往刘八爷屋里去了。

    “你过分了!为了自己的面子,阻拦他的进步!”严劲松看着刘福旺,一脸鄙视。

    “锤子!那是我儿子,他当的官越大,老子不是越自豪?”刘福旺是不会承认的。

    “你继续这样搞,我怕他又像前几年。你为了自己的原则,底线,为了别人不说闲话,拒绝推荐他去上大学……”

    “放尼玛的狗屁!赶紧滚,今中午没你的饭!”

    刘福旺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

    他最不愿意提的就是这事情。

    这也是他家没人愿意提的事情。

    现在严劲松完全是拿刀捅自己的心窝子。

    “少来,大晌午的,老子是债主,上门收账……”严劲松根本就不理会对方。

    不就是耍不要脸么?

    严书记觉得,自己不要脸起来,自己都怕。

    虽然比起刘福旺那不要脸的程度还是要差点。

    “绝交!老子今天跟你绝交!”刘福旺气得跳脚,“老子欠你的钱,马上数给你!”

    说完,就从裤兜里掏出刘春来给他的一千块钱,也不数,拆开外面捆着的纸条,从中分了一半,递给严劲松,“这里绝对比老子欠你的多!多出来的,就当利息了!”

    严劲松愣了。

    刘福旺这是真的要跟自己绝交了?

    “你哪里来的钱?”好半天,严劲松才愣愣地说出这么一句。

    也没去接那钱。

    “我儿子给的。今天就还你,省得你以为老子真的要赖你的账!”刘福旺直接把钱塞到严劲松手里。“从现在开始,老子不欠你了!”

    说完,也开始向着刘八爷的宅子走去。

    “狗曰的!有钱说话都硬气了!老子是在意钱的么?”

    严劲松抱怨了一句,又对着地上啐了一口,跟着也往刘八爷家里而去。

    让自己不去吃饭?

    没那可能。

    刘福旺去找许志强跟吕洪涛蹭饭还是跟着自己去的呢。

    刘春来听着刘八爷说关于刘家扫盲的事儿。

    其他的人都各自回去准备了。

    “八祖祖,我有个想法,召集刘家有文化的人,进行一次考试,然后再请专门的管理人员来上课……”

    刘春来知道老爷子给自己说这事的目的。

    “能不能抓住机会,这个得看他们有多努力。任何一个企业,要想发展壮大,没有庞大的人才贮备不行。老刘家没几个人才。如果只是为了眼前的问题,容易解决……可以后呢?我们不仅要跟国内同行竞争,也要跟国际上的同行竞争。”

    刘春来也不管刘八爷能否听懂他说的这些。

    至少,老爷子能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管理人员,是重中之重。

    刘春来也想用自己人。

    前提是他们有能力胜任,还得跟上所有企业的发展才行。

    “你是刘家未来的族长,这些你拿主意就好。你准备怎么考试?”刘八爷问刘春来。

    “现在还在考虑。我在想是从全公社范围还是全大队范围来……”刘春来很头大。

    全公社范围,读过初中的倒是不少。

    公社的学校,每年都有一个初中毕业班。

    人数虽然不多,可也有四五十个毕业生。

    上高中的没几个,考中专的没有几个,倒是一年有几个考到县城的师范。

    刘八爷听到这话,直愣愣地看着刘春来。

    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这事情,我也没有建议,还得你自己拿章程。”

    刘春来这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就怕老头要干涉,在这事情上非得要求他用刘家的人。

    那样一来,就会有些闹心了。

    “你还跟着来干什么?我们绝交了!”刚进门的刘福旺对着后面板着脸说道。

    严劲松没理会他,走了进来,“书记到你们大队视察工作,你还能拦着不成?”

    刘春来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把钱,不解地看着两人。

    “你爹把钱还我了,准备跟我绝交……”严劲松一点都不在意刘福旺的怒火,看着刘春来,笑着解释,“特么的,他说绝交就绝交?”

    “严书记,你这次来,该不会就是来找我爹吵架的吧?”刘春来懒得去好奇两个老男人如同小孩子的那种把戏。

    这种事,以前也没少发生。

    “主要是问问你那厂子怎么办。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等老子这边厂房修好了,直接就转移到我们大队,跟你们有球的关系!”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

    刘八爷本来就对刘春来要从全公社招管理人员不满,这会儿正闹心。

    听不得他们在自己屋子里吵。

    “九娃,饭还没好啊?”

    “好了,马上就好了,之前不是说要加菜嘛。”刘九娃从东边的灶屋回答着。

    很快,就开始往外端菜出来了。

    居然还有一盘子腊肉。

    晶莹剔透的肥肉上冒着油珠,瘦肉鲜红,看着口水直流。

    一大盘洋芋烧四季豆也是泛着油光,这是用煮腊肉的汤一起煮的。

    还有个茄子炒豇豆,一大品碗用猪油炕得两边金黄的麦面饼子。

    菜不多。

    每一盘分量倒是不少。

    刘八爷是单独的一碗丸子,一个小汤碗,里面只有三坨跟核桃差不多大的丸子,里面更多的是黄瓜。

    这样的,刘春来也有一碗。

    看着这情况,刘春来有些不好意思,把这个递给严劲松,刘福旺直接抢回来放到他面前,“给他吃个锤子!”

    “你不能一起端出来?”刘春来没好气地问刘九娃。

    刘八爷是老人,单独弄没啥。

    可给自己端一碗干啥?

    自己爹在这里,公社书记也在这里呢。

    “就这点,没了。”刘九娃那是根本不给严劲松面子。

    “行了,你吃吧。”严劲松咽了一口口水,脸上一脸平静。

    刘春来看着他们,碗里也只有三坨,给刘福旺以及严劲松一人夹了一坨。

    要不然,自己吃起来太有负罪感了。

    肉味的鲜美中带着黄瓜的清香,喝起来很是舒服。

    也不知道是因为米不够,还是因为天太热,饭依然是稀饭,而且还很稀,虽然米要多了不少,也没有加包谷啥的,不过喝起来非常不错。

    咬一口猪油饼子,再喝一口稀饭。

    爽!

    给个神仙都不换。

    “公社礼堂确实不太适合作为厂房,粮站后面那一篇,把苕窖填了,那边的地平整一下,建个厂房吧。”刘春来知道严劲松的来意,“要么公社出钱建设,我们租厂房;要不然,公社就以那个入股,我们自己掏钱建厂房……”

    “你不是要在二队建吗?”刘福旺有些着急,“公社啥都给不了,拿个球的股份!”

    严劲松一脸警惕地看着刘春来,“有什么条件,直接说。”

    “农机站、农机站、规划处的人,都得纳入里面作为股本。股权拿20%吧……”

    “这有些不合规矩吧?”严劲松把手中的稀饭碗放到了桌子上,“再说了,农技站也就两个兽医,一头种猪……”

    “就是要他们。我们这边马上要建养猪场,无论是煽猪,还是预防猪生病。”刘春来也不隐瞒自己的想法,“要不然,我们这边厂房修建好了,路修通了,公社那边也就只能搬过来了。”

    严劲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刘春来这20%的股权是不是春雨服装厂的。

    气得刘福旺当即就差点吧手里的还有半碗稀饭的碗砸到他脑袋上。

    如此不要脸!

    还想要春雨服装厂20%的股份。

    “严书记,你觉得公社出的这些东西,值么?”刘春来没好气地看了严劲松一眼,“明天早上,我们这边就会开始平整山上垭口的地基,大队部修到那上面,不用公社掏一分钱……”

    严劲松没有丝毫不好意思。

    “我回去开个会,商量下。不过,即使那些人归了你们大队,你们也不能让他们不给其他大队煽猪……”

    刘春来没再说这事情,而是让他跟望山公社、青山公社商量好,打了谷子,马上就动工修路。

    四大队这边的提灌站也快要修好了,明天大队部开工的同时,也会开始在各个生产队那些没有种庄稼的地方先修路。

    吃了饭后,刘春来催促着严劲松回去安排。

    明天大队部这边要开始修房子,大队里也得开始准备。

    刘春来的计划要实施,那就先要当代理大队长。

    这个得当着各村民组长、党员以及社员代表的面宣布。

    虽然只是代理大队长,至少,也得假把意思(假意)问一下其他人有没有意见不是?

    刘支书是非常民主的。

    “咳,咳,社员同志们注意了,各队队长、党员、社员代表,另外,大队里的石匠、铁匠,听到广播后,马上到大队部开会……”

    很快,四大队的喇叭就响起了刘支书的话。

    大队部所有的房间都被家具厂占据了。

    原本是准备直接用立木结构,上面盖茅草来修建新的厂房。

    马上要打谷子了,一队这边水田多,需要晒场,自然也就没法动工。

    加上山城那边的家具订单越来越多,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弄。

    师傅就只有那么几个,修建立木结构,看起来非常简单,可庞大的房子,那不会用一颗铁钉,都是采用榫卯结构,对于木匠的手艺要求是非常高的。

    原来的大队部会议室,已经成了加工车间。

    自然没法再在里面。

    中午太阳大,一群人就在大队部后面的竹林里开会。

    凳子?

    那是没有的。

    会议桌,也是不需要的。

    “……目前各队的主要工作呢,都晓得,就不多说了……提灌站,还有三天就建设完成了,电线也都拉起来了,等着各队变电站修好,变压器运过来安装好,也就可以通电了……今天召集大家来呢,一方面是秋粮交税的事儿,各队要做好准备工作……”

    刘支书从一开始,先是把大队这段时间的情况做了一番介绍。

    丝毫没提刘春来当代理大队长的问题。

    “另外,各队修路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修路的区域,同样都划分好了……每个生产队,由队长负责。晌午管一顿饭,每天6角的工钱。优先安排交地的人的工作。另外,每个队,公房原来的食堂得用起来……”

    刘福旺的这话,顿时让一些没有交地的人不满了。

    特别是一队,大多数人都没交地。

    “大队长,马上打谷子了,大队的晒坝那是集体的,以前大家都是在大队部晒谷子,现在家具厂占着,谷子怎么晒?”

    一队队长郑建国开口了。

    刘春来有些疑惑。

    老爹没把他给换了?

    刚才不说,这会儿说了修路的事情,就开口了?

    “打谷子的时候,自不然会给你们腾出来。又不是所有人屋头都是一天打!”刘福旺一脸平静,“没交地的,除非是人手不够,才有机会,这个没得任何商量。”

    郑建国顿时不吭声了。

    “鉴于目前大队事情多,需要负责的也多。人手就变得紧张了。郑建国队长要负责秋粮交税跟上交提留的工作,一队修路的工作,就由杨光明负责吧。”

    刘福旺的话一出,顿时就让郑建国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其他几个外姓队长的脸色也不好看。

    “另外呢,我一个人管不过来这么多事情,不是到公社跟县里汇报工作,就是安排各种工程啥的。这大队长的位置,有没有谁愿意接手的?”

    刘支书终于进入正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