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只是村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8 皿煮的选举跟群众的呼声(还账2/44)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当大队长?

    刘福旺居然舍得把大队长的位置让出来?

    “刘支书,你要把大队长的位置传给刘春来,我们也没意见。只是希望他当大队长后能一碗水端平……”

    郑建国冷哼了一声,直接指出了刘福旺的目的。

    “郑建国,你要想当大队长,你就说嘛,刘支书不是都问了有没有谁愿意当的?你以为我春来兄想当这个大队长?今天县里的许书记跟吕县长来了,大家都晓得,就是来喊春来当乡长的,他拒绝了;公社严书记也来了,也是来做春来工作的……”

    坐在刘春来身后,用手中草帽给刘春来扇风的田明发直接就开口了。

    “啥子?春来当乡长?”

    “我就说许书记跟吕县长来干啥呢。要是春来当了乡长,哪里还有时间管咱们的这些事情?”

    “咱们这里各种事情都才刚起头呢……”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没有人怀疑这话是田明发胡乱编造的。

    有不少人在高中毕业后都是在大队或是生产队干,然后一步步升到乡里,再从乡里到镇上,甚至是升到县里或更高的位置。

    县里的副县长苏阳,就是这样一步步爬上去的。

    而且还是在距离幸福公社不远的临江公社走出去的。

    “既然这样,我来当这个大队长。”郑建国知道刘福旺想把自己这个队长给搞掉。

    与其坐以待毙,让他安排杨光明来一步步地把自己的位置顶替了,不如就借着机会,自己来当这个大队长。

    他不是说,谁愿意就站出来么?

    今天坐实了这事儿,看他还怎么搞。

    五队廖志光跟谢建军两人则是皱起了眉头。

    两人眼神不断交流着。

    郑建国一直都想要当大队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一直都因为都是外姓,跟廖志光以及谢建军这两个外姓队长走得近,为的就是能联合起来对抗刘家,为外姓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可要是他们支持郑建国当大队长,不仅仅只是得罪刘家的人。

    五队跟六队,也有不少外姓交了地……

    一个大队,刘家占了大多数。

    只有一队外姓最多。

    现在大队已经开始按照之前的承诺,给队里的老人发放粮食以及肉油等补助,这就让其他没交地的家庭里开始有了很多的矛盾。

    有些人甚至开始把责任推到了队长的身上。

    之前廖志光谢建军两人不支持,不反对,别人问他们也是表示不清楚。

    两个队长自己屋头的地都没交,自然有更多人跟着不交。

    可现在……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两人。

    “那啥,建国同志主动自荐当大队长,帮我分担工作,大家说说看法吧,要是没人反对,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刘福旺的话,让郑建国有些意外。

    按照他对刘福旺这老东西的了解,怎么可能同意自己来?

    胡定元顿时第一个表示支持,“建国队长当大队长,我支持!”

    郑建国当了大队长,他们一队的队长就空出来,自己就可以当生产队长了嘛。

    他现在是最后悔的人。

    刘春来从外面调了大量技术人员过来,根本就没谁来找他!

    春雨制衣厂有多挣钱,他是晓得的。

    尤其刘春来还把山城跟县城的厂也放到这里面……

    其他人都不吭声。

    刘春来只是心中叹了一口气,这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刘福旺的手段。

    郑建国这次肯定是没有可能如愿的。

    以后甚至都没人敢跟自己争大队长的职位……

    可自己,真的不想当什么大队长。

    “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大队长这个职位呢,国家不会给发工资,县里也就上交提留跟统筹款有一些可以补……这是为整个大队服务的职位……”刘福旺仿佛非常支持郑建国当大队长,见没人吭声,主动点名了,“廖志光,你先说说。”

    廖志光也是叹了口气。

    刘家人肯定现在不会发难。

    刘福旺这是逼着自己站队了。

    不说都不行。

    “郑队长当大队长,我是没有意见的。不过,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郑队长,你当了大队长后,对于我们整个大队的未来规划是啥……”

    廖志光直接就站了刘福旺这边。

    也不算发难。

    “对,一个大队长,关系到这个大队的发展。咱们这么多年,一直穷,是我这个大队长没干好……”刘福旺也叹了口气。

    一脸自责。

    了解他的人,甚至都差点骂出来。

    太不要脸了。

    如果不是他自己一直捏着大队长的位置,早就有人去当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大队的欠账问题。既然大队有家具厂跟服装厂的收益,提灌站也即将修好,那就不用让各队承担电费……”

    郑建国一脸平静。

    显然,早就有了想法。

    包括刘家,也有不少人都是心不甘情不愿交地的。

    提灌站的电费居然要由各队分摊,谁能乐意?

    “郑建国,大队的提灌站是从春雨服装厂借的钱,你凭什么把交了地的人的钱拿来分给其他人?”刘福来第一个就不乐意了。

    其他人也都看着郑建国。

    交了地的人,由大队出钱帮着拉电线,由大队安排工作……

    而没有交地的,啥都没有。

    “制衣厂本来就是集体产业!挣的钱,也应该分给整个大队!”郑建国直接咬死这个。

    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别人的支持。

    “那是我们四队承包了的!每年500块的承包费呢!”谢高全一脸冷笑,“郑建国,你想用集体的产业来收买人心,没问题,你得看我们同意不同意。”

    “就是,你凭啥把春来挣的钱分给那些什么都不付出的人?”刘福来也火了。

    要是这样,交了地的人,能干?

    刘春来看着郑建国,不知道他是真的傻还是怎么的。

    难倒这是老爹安排的托儿?

    “刘春来占了44%的股份!他一个人就拿这么多,本来就不合适!”郑建国完全是撕破了脸。

    胡定元支持着他的话,“郑队长说得没错。刘春来一个人凭啥拿这么多?”

    其他人同样心中也有小九九。

    对于刘春来一个人拿了将近一半,谁能乐意?

    不患寡,患不均。

    “你们觉得我拿得多么?没事儿,谁有能力谁来接手,当然,山城跟县城的人,我会把他们调回去……另外,许书记跟吕县长那边,也由你们去交接……”刘春来一脸笑容。

    老爹果然阴险。

    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事情也拿出来解决。

    “春来,你可不能这样!咱们做出来的产业,凭什么让别人接手?大不了,大队的那十多台缝纫机还给他们!”刘兴国也火了。

    郑建国就没安好心。

    “就是,你有能力,你自己去搞啊!分田到户,你们一队的田多,又靠近河,你们倒是吃得饱!你郑建国凭啥分集体的钱?”刘福来也是一脸愤怒。

    刘福旺坐在地上,把装烟的油纸口袋放到膝盖中间,也不吭声,默默地裹着叶子烟。

    “那本来就是集体的钱!属于所有人!最早的1356条裤子,本来就是集体的,那钱呢?”胡定元最开始参与了裤子的改造之中。

    这笔钱,刘春来根本就没交给集体。

    “他既然用属于大队的裤子卖钱,他自己拿一些没问题,可他凭什么拿那么多?”胡定元的话,让所有人都没法反驳。

    那批裤子,确实属于集体。

    “你有本事,怎么不把那些裤子卖出去?胡定元,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裁缝?”田明发跳了出来,“你们除了想要好处外,还能干啥?明天,大队部重新开始修,你们以为那钱哪里来?修路的工钱,你们自己讨么?另外,在黄柳树坪到大坪湾一带,将会全部修建工厂;每个生产队修一个养猪场,这些钱你们给?”

    “郑建国,你当大队长,能保证把这些搞出来?”

    田明发直接把火引到了郑建国身上。

    郑建国不是想当大队长么?

    他如果把这些搞不出来,有啥资格当?

    郑建国顿时就蒙了。

    没听说还有这些啊。

    刘春来建养猪场,不是都选择在了刘家坡的沟里?

    窑厂也在刘家坡的沟里。

    那边用来烧窑的煤炭,都是拉到公社,用人力挑回去的。

    服装厂也在刘家坡。

    这就是让其他队甚至刘家坡之外的刘家人不满的地方。

    也是郑建国的底气所在。

    现在田明发告诉他,每个队都要建养猪场……

    “对,你郑建国能有这样的能力,怕早就当县长了!”谢建军开口了,“我们六队挨着你们一队,郑建国,你说如何帮我们解决吃不饱饭的问题吧,能解决,我就支持你当大队长。”

    郑建国脸色铁青。

    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看着家具厂跟春雨服装厂大笔赚钱,这些钱他们根本见不到一分,心中不满。

    当了大队长,就能逼着把钱拿出来。

    “对,你要是能帮着我们队的光棍讨婆娘,我也支持你。”廖志光急忙表态。

    刘家人肯定不会跳出来。

    这是他们表态的机会。

    “我提议,由春来来当这个大队长。”廖志光也不管这是不是刘福旺的真实目的。

    “对,春来本来就是刘家旗手。咱们整个大队,刘姓的人家,占了多半,他当这大队长最合适。而且也只有春来兄弟能带着我们脱贫,奔小康!”谢建军暗骂了一声廖志光。

    这狗曰的,居然比自己先说出这个。

    刘春来摇头,“我是不想当这大队长的。一分钱莫得,一天操心的事情还多得很。”

    这是他的真心话。

    “春来,你可不能这样。都是刘家的人,你不能只管四队不管我们……”刘福来急了。

    刘兴国更是站了起来,“春来,你可是我们二队的人!”

    家在二队,刘春来自然是二队的人。

    郑建国现在脸色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这会儿要是还不明白刘福旺打什么主意,他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他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如何?

    “既然这样,我这个队长也不当了!谁有本事,谁来当!”说完,就站起来走了。

    马上就要收秋粮税跟上交提留、统筹款。

    郑建国不认为有人比他这个当了十多年队长的人还厉害,能让人把税给交完。

    “郑队长既然不当了,支书,你看我来当这队长如何?”杨光明主动站了出来,“我想我还是能胜任这队长的职务……”

    “你……”看着杨光明,郑建国气得差点吐血。

    “支书,我也想当队长……”胡定元瞬间就不管郑建国了。

    丢了服装厂的机会,现在要想得好处,就只能当队长了。

    队长也是要发工资的。

    “还是先说大队长的事情嘛。”刘福旺把烟竿在一根竹子上磕了磕,慢条斯理地说到,“我觉得呢,建国同志还是不错的,也有丰富的经验……”

    “他有个屁的经验!支书,郑建国想当大队长,是为了自己想借着机会捞好处!以前他怎么不站出来?当大队长,他会为了队里贷款吗?”廖志光现在完全是狠狠地踩郑建国了。

    这狗曰的,把他们也给坑了。

    “就是,他当了大队长,拿啥给我们发工资?还是春来兄弟更合适!”

    “就他那样子,当得了大队长么?”

    其他人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

    郑建国就如同一个小丑,心中更是暗恨刘福旺。

    甚至没人看他一眼。

    “支书,郑建国这个队长都不合适!这次交地,本来有不少人愿意交的,可他说其他队是交不够国家的税……大队想要用我们的粮食来补贴其他队……”

    “就是,郑建国说这是其他队的阴谋,就是见不得一队田多,能吃饱饭……”

    就连他们队里的党员、社员代表,也都纷纷指责郑建国。

    墙倒众人推。

    “这可是你们主动要求春来当大队长的!别到时候又背到说我刘福旺把自己把持了大队长跟支书几十年,又把位置传给儿子……”刘福旺板着脸说道。

    “哪能呢!”

    “春来兄弟才是最合适的!”

    众人纷纷附和。

    “既然这样,还是要表决的。我们大队呢,是明主的,现在先表决吧。不同意春来当大队长的,举手。”

    刘福旺式的皿煮再次出现。

    所有人都没举手,当然,除了刘春来。

    “你反对没用!这是群众的呼声!”刘大队长瞪了刘春来一眼。

    田明发直接把刘春来举着的手给拉下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