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只是村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63 好生动形象的风生水起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围人看着山顶上的情况,更是神情紧张。

    在这样的大场面下,刘八爷搞事儿,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没看着从下面升腾起来的烟雾,让整个山顶小平台都全部被笼罩了么?刘春来在烟雾中,若影若现,如同下凡的仙人一样。

    他们可不知道,被硝烟笼罩的刘春来,这会儿有多难受。

    刺激的硝烟味道,让刘春来不仅想咳嗽,就连眼泪,都忍不住想要脱框而出。

    看热闹的人怎么想的,他不知道。

    反正他就想快点完事,离开这里。

    “别乱动,所有人都看着你呢!”刘八爷同样也被笼罩在硝烟范围内,他站在边缘,硝烟更浓,如同没事人一样,拄着拐杖,笔直站着,一动不动,见刘春来想要快速插上香就转身离开,压低声音开口了。

    刘春来的毛病,他知道的。

    老刘家这后生,啥都好,就是对祖宗有些不敬,上次修路动工,在老刘家祠堂祭告列祖列宗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到了。

    刘春来心目中嘀咕不已。

    老爷子之前上战场,硝烟估计比这个更浓的时候都很多。

    或许,老头子是为了再一次体会在硝烟中的感觉?

    很多战场上下来的老人,即使在弥留之际,给他一块搬砖,也能再去战场上浪一回。

    自己不同啊。

    哪怕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他也仅仅是在军训的时候打过五法子弹而已,每一发都没有上靶,体验过一次开枪的感觉。

    56半自动步枪,后坐力很大。

    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环境?

    今天也怪,九点多了,山顶上居然没有山风。

    以往在这山顶上,即使头顶着烈日,也不会觉得太热,有风吹着。

    别说何国华,就是许志强等人都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放枪,可以说是当鞭炮用。

    祭祖要放鞭炮,告诉别人,这是后继有人的,后人来祭拜了。

    放枪跟放鞭炮差不多,声音穿得更远。

    可山顶上被烟雾笼罩,这又是怎么个事情?

    “他们要看风生水起呢。八爷说,既然老刘家的水起来了,风也得生。”刘福旺解释着说道。

    水渠是他修建的,本来应该他站在刘春来的位置上。

    老头子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不过也知道,自己之前27年都没有改变整个老刘家甚至大队的情况,要不是刘春来,这提灌站,估计一辈子都修不起来。

    何况,现在上面储水的水池,直接变成了一个面积跟容量扩大上百倍的水库。

    刘福旺虽然不要脸,也不会觉得这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

    他能做的,仅仅只是带着大家下力气,努力干。

    一分钱能难倒英雄汉。

    何况是十多万?

    要是有钱,能饿这么多年肚子。

    在这事情上,刘福旺自然不会觉得儿子去做,有什么难受的。

    只要能让四大队的人受益,他个人要不要那荣誉有什么呢?

    “风生水起?这还能看得到?”

    一众人不由更是疑惑。

    风生水起,那是一种形容,当然,在开阔的海面上,吹大风的时候,也会出现。

    现在有大风么?

    没有!

    有水么?

    即将有,可要填满那水库,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难不成这些人要用扇子把水都吹飞起来。

    “能啊,马上就有了!”刘福旺有些嘚瑟。

    领导干部级别高又如何?

    不是也有不懂的么。

    其他的社员们,倒是看得热闹。

    这种场面,可不常见。

    上次老刘家祭祖,连老刘家的人,都没去多少,更不要说外人。

    其实,在这山顶上,硝烟聚集的快,散开得也快。

    很快,两人原本模糊的声音,就已经

    刘春来正要转身离开,刘八爷开口了,老头拄着的拐杖,对着天空一指。

    “老刘家的列祖列宗,且看我家后人……”

    “风生!”

    苍老的声音,却极其响亮,直接穿透烟雾,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不少人心中一震,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那都是刘姓年龄比较大的人。

    不少人,甚至已经老泪纵横了。

    风不生,水何起?

    原本疑惑的领导们,顿时来了瞪大了眼睛。

    在最高台子下一级平台上,原本那些穿着土布断卦的后生,在听到刘八爷开口的时候,就把手上对天的土枪放下,同时,又从地上拿起了一把长柄篾扇。

    刘八爷吼出“风生”的时候,所有人,重重地往那台上扇去。

    刘春来都被这骚操作给惊呆了。

    啥时候,刘八爷让人把这扇子安排上来的?

    自己之前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

    “这就是风生?”何国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可不是还咋的?

    如此生动形象,根本就没有人敢说这不是风生。

    没看到,原本还算浓密的烟雾,被扇得都没有了么?

    “那水起呢?”

    其实大家都已经想到了。

    从几百米的山下,利用提水站,把水给抽上来,水都起来几百米了呢!

    不过,刘八爷跟刘春来这两个仿佛神棍的人在这顶上,搞出来的肃穆场面,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怕到时候打断了仪式。

    那时候,将会成为整个刘家,甚至整个四大队的罪人。

    有钱了又如何?

    就怕有钱都买不到粮食,特别是一些经历过解放前生活的人,买盒火柴,都不知道要多少法币,以及新中国刚建立后,家家都是万元户的年代,钱,是买不到多少东西的。

    有地就不一样了。

    那样至少可以保证不饿肚子。

    四大队的人,地其实不少的,就是因为山上土地都是石谷子,留不住多少水分。

    只要有水,同样能种出庄稼来。

    整个山上,黑压压的人群,都屏住了呼吸。

    等着刘八爷继续。

    刘八爷却没开口,而是看着刘春来。

    刘春来无语。

    要不要搞得这么神棍。

    可架不住刘八爷那眼神。

    快速抬起右手,对着山下大喊“水起!”

    所有人都向着连接提水站的管道端口。

    不同高度的两座提水站,转水池在之前测试的时候,就已经被灌满了水。

    一直都在等着山上的命令。

    或许是为了保证声音能准确传递,每往下几十米,就站着一个同样穿着土布褂子的刘家后生。

    “旗手有令,水起!”

    水池边上的汉子几乎用处吃奶的气力,对着下面的人喊道。

    “旗手有令,水起!”

    “……水起!”

    声音一道道地传递下去。

    越往下,山上能听到的声音也就越小。

    就如同刘春来的回声一样。

    河临塘提水站的人听到后,立即就进入电机房里,兴奋地把闸刀推上去,合上电闸。

    “嗡~”

    大功率电动机启动,立即就把水从河里往上抽。

    水管里本来就在之前的时候装满了水,下面一启动,第二级提水站的进水管里就把水哗哗地注入转水池,第二抽水站也开始运转……

    山上所有人一直都在盯着水池的出水口。

    要把低于山顶几百米的水抽上来,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听了很多年,可谁也没有亲眼看到不是?

    “哗~”

    原本没有动静的水管口,突然喷出一道巨大的水柱,直接就注入了山顶上数百人人工挖了好几个月的水库里。

    “老刘家终于不用再挨饿了!”

    “爷爷,你看到了吗?我们的水渠可以用了……”

    “以后山上都可以种谷子了,我们也能顿顿吃干饭了……”

    四大队的人,顿时兴奋地叫了起来。

    一些老人,脸上的褶子都舒展开来,深陷的眼眶里,流出了晶莹的泪花,就像那白花花注入水库的水一样。

    水流扬起一个高高的幅度,重重地落在水库的底部,坚硬的石谷子让水流混浊起来……

    “好一个风生水起!”何国华看到那不断注入水库的水流向中心区域,不由感慨,“以后这周围区域,就不会再缺水了。粮食产量也会大幅度增加……”

    带头鼓起掌来。

    其他的干部也跟着鼓掌。

    于是乎,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可不是!这修建工厂跟修路,占了不少地,这样又把土地补回来了……”

    苏玉平倒不是有别的心思。

    对于他们这一辈的干部,土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边鼓掌一边笑着说,这样的水利工程,能改变周边区域百姓的生活。

    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不吭声。

    倒是严劲松跟洪山镇的几位领导,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满地看着苏玉平。

    刘福旺听到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领导,我们这上面都是石谷子,即使有水,土地也没有肥力,开荒出来,种两季就废了……”哪怕有办法解决,刘福旺也不能同意不是?

    国家跟地方政府都在鼓励开荒,前面几年免交国税跟上交提留地方统筹等。

    现在整个国家的主要收入都是来源于农业税。

    工业没有发展起来,农业补贴工业,这是所有农业国家的无奈选择。

    搞改革开放,同样也是为了发展工业的。

    “所以,我们从一开始都没有想过要改田,而且山上一部分土地,被开垦出来的,也准备退耕还林,每年连粮食种子都收不回来……”

    刘福旺补充着。

    苏玉平没想到本来跟着领导赞扬,会遭到这样的不满。

    听了这番话,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不是正常的么?

    看着不远处磨盘寨下面新开垦出来的土地,说道:“那不是刚开垦出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