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演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7章 那位曾经……专杀皇帝(四千四大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诸天演道功夫是杀人技第337章那位曾经……专杀皇帝死寂!

    天下一片死寂。

    举世所有高手全都望着那一指的结果,灵魂都在颤栗,心灵震荡,没有一个人此时能说出话来。

    太强大了。

    在今日之前,天地之间的修士莫不以“十三境”的法天象地为尊,将之尊为天地至强者。

    进入了这个境界的存在,在天地之间属于几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的角色,是真正的凤毛麟角之无上角色。

    然而却是三个这种“天地至强”,竟被当年的那位正一教的年轻道人一根指头按得坠落入大地。

    这是什么境界的力量?

    飞升!

    只有飞升之境才能做到如此吧。

    可是,这也太过骇人听闻了,对比十三境天地至强者,古往今来的飞升者就更是罕见到了极点,几乎上千年也未必能出现一个飞升天地,超脱离开。

    这为陈希象修行才多少年?

    从当年传出令天下震动的“异象”算起,也不过就是四十年而已。

    四十年从无到有,一路迈过十三境,十三个大槛,直接超越了十三境。

    就算是当年的祖天师张道陵,纯阳祖师吕洞宾两位道门祖师,在飞升的时候,也都是有了三四百岁高龄,才有了这般境界,人间无敌,飞升离去。

    正一龙虎山之中,张天师和青城派的两位祖师,此时心灵之中的狂喜压抑不住的往外流溢,眼眶都滚出热泪:

    “太快了,这一天来太快了……”

    “希象,太能给我们惊喜了!”

    他们没有任何的准备。

    虽然早就在当年那震动天下的异象出现的时候,他们心中就清楚陈希象有朝一日必将威震天下,成就祖天师一样的威风和声名。

    但在他们的估计中,这一天至少还得再过个百十来年。

    哪能想到……

    陈希象四十年就修到这种境界,完全碾压十三境,这种成就和速度,堪称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不是第二个祖天师,就是这方天地间的第一个陈希象,古今独一无二!”

    正一教之中的一众老人,全都在心中改换了用“正一第二个祖天师”来形容陈希象的观念。

    他不是祖天师,他已经超越了祖天师!

    祖天师都没有这般骇人的修行速度。

    陈希象就是陈希象,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那个人,这个人以前没有,以后也应该不会再有了!

    在陈希象从他界回来之后。

    仅仅是一指而已,就完全奠定了他在道宋世界之中的评价。

    …………

    龙门山之上。

    张紫阳和王重阳二人站在一处。

    “怎么会这样……紫阳前辈……”

    王重阳喃喃失声:

    “你不是说,你在天道未来的变化中没有看到此人的轨迹吗?怎么,他竟然已经到了天仙飞升之境!”

    陈希象在天道下没有未来。

    这话是张紫阳当初亲口说的,也是他从当年的斗法一战中救下王重阳的原因。

    因为他看到了未来是王重阳带着全真大兴于天地之间。

    然而。

    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居然在四十年内修成了飞升之境,人间无敌。

    这也能叫没有未来?

    那王重阳也想没有未来。

    张紫阳心中亦是翻腾不休:

    “不会错,当初我们看到的天道方向绝对不会错,此人确实在天道未来中没有丝毫轨迹……”

    王重阳凝望远天,涩笑一声:

    “那么,便是第二种可能了吧。”

    张紫阳心中一震。

    第二种可能。

    当初他也说过,看不到未来,意味着两种可能。

    一种是未来没有此人,他必陨落于中途。

    第二种则是连天道都看不破此人的未来命数,他本身就在天道之外。

    “天道之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世上怎会有天道之外的生灵……”

    张紫阳内心强烈否定。

    然而,那股莫名的本能感觉却在告诉他……

    王重阳,可能说对了。

    ……

    金国圣地的长白山黑水之间,一袭宽大黑袍,白发无风飞扬的黑山老妖,眸光冷沉:

    “不会有错,他,就是昊天说的那一人间美味!”

    在陈希象刚回到道宋世界的时候,作为这方天地之中的无上主宰,冥冥之中的天道意志昊天就察觉到了一道美味。

    黑山老妖得到了天谕,要他找到这个天道口中的美味,逼其飞升,然后让昊天吞吃……

    在昊天的口中,还说这道美味在躲着……

    结果这人哪里是在躲,根本就是丝毫没有顾忌,前脚昊天才说过要他找,陈希象自己就在天下人的眼皮底下横空出世……

    “如此招摇,也不知他是真的不清楚昊天的存在,还是别的原因……”

    黑山老妖的语气如渊,眸光如狱:

    “被天道盯上的美味,你好是好好躲着,本座说不定还要大花心思找你,但现在,你是自己送到了天道口中了。”

    如此之动静。

    昊天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股宏大、空洞,永恒、沧桑、无情的意志就垂落下了一句话:

    “逼他,飞升。”

    听到这句话,黑山老妖感受到了天道这四个字之中的垂涎欲滴,是一种迫不及待的要将陈希象吃掉的强大欲望。

    ………………

    呼呼烟尘狂飙于天地之间。

    被一指点落的朱熹三人,坠落在了万里平原中。

    那来晚了一句的替父求情声音在其后落下,于虚空之中多出了一座金色的桥梁,那桥梁之上透出一股难以形容的“伟大”气息,好似有不止百位风华绝代的智慧圣贤之文章思想在长空间浩荡。

    “真人,千万手下留情!”

    金色桥梁之上,朱易一步踏出,在长空之间语气央求,嗓音都在颤抖。

    他先一步被陈希象送回了道宋天地,在阳神世界之中,因为彼岸之桥的融入,让他的境界无限接近阳神,可谓是九次雷劫巅峰的极限,自忖有着彼岸之桥这尊神器之王,就算是阳神也能一战。

    然而却此时在陈希象的面前毫无骄傲自满。

    因为他深切的清楚,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陈希象已经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别说是他这个依仗神器之王的伪阳神,就算是真正的阳神,再加一个粉碎真空在这位的面前,也不过就是一拳打爆的结局罢了。

    是以朱易直接放低语气,恳请陈希象饶他父亲一命。

    “若非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刚才那一指便足以让他们死上亿万次了。”

    陈希象负手站在天穹上,语气平缓,没有任何波动。

    这句话落入朱易的耳朵里。

    也同样落在了那平原大坑深处中央的三位儒袍老人脑海中。

    灰尘土雾中。

    朱熹、程颐、程颢三人浑身是血,气息颓靡,如同三具烂泥一般躺在那里。

    “咳咳……”

    朱熹勉强支撑着身体从大地上站起了身体,但这位天地间的儒门圣人,此时身形却变得无比佝偻,宛若老去了数百岁一般。

    此时判断着自己在那一指之下受到的伤势,面无血色,绝望惨笑:

    “老夫的修为和浑身法理……”

    此时朱熹体内的十三境法则道理,竟然全都消散了一空。

    在那一指之下,他不止身躯被点落,镇压入了尘埃中,那一指也一并将他和程颐、程颢三位法天象地体内的法则全都不能再动用。

    “我们……的修为,都被封印住了。”

    程颐、程颢两个儒门圣人,心神都摇晃,无法接受这个令人绝望的事实。

    “你,你,竟如此辱我等……”

    此时三人同时抬头看着天穹上的年轻道人。

    三个儒家圣人前半生来所有的骄傲和自信,全都在一瞬间被那轻轻一指粉碎瓦解了。

    正所谓站得越高,跌的就越狠。

    他们之前在世上享有多么崇高的地位,在儒林之中享有多无上的香火。

    封印了他们的法则和道理,让他们从十三境的圣人跌落成为普通人,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难以接受。

    “说我辱你们,未免有些给你们脸上贴金了。”

    陈希象负手在后,面色毫无变化:

    “我留你们一条性命,纯粹是看在朱易的面子上,若是你们觉得这样真是生不如死,,我是真的不介意让你们……死!”

    最后一个字,嗓音漠然起来,缕缕寒气让天地虚空都发抖。

    不识抬举!

    “父亲,别说了……”

    朱易此时立即从天穹上一步踏下去,站在了朱熹三个儒袍老人的身边,“不要再惹真人动怒。”

    别人不清楚陈希象的地位,朱易清楚。

    虽然在这方天地中,眼前这位可能只是一个正一少掌教,但在其他天地之中,那可是双拳横推天地宇宙的太上道皇。

    “你……”

    朱熹此时面对为自己求情的儿子,心神五味杂陈。

    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最为注视父子纲常的他,认为自己在儿子面前应该是不容违逆的他,居然会有被儿子向别人求情的时候。

    这彻底击碎了他内心的骄傲和那一丝莫名的家长尊严。

    如此打击下。

    “噗,你……”

    一口逆血冲上喉头,已经沦为了普通人的朱熹,此时再难以承受这样的落差,内心的某种支柱顷刻粉碎,眼前一黑,吐血晕死了过去。

    “父亲……”

    朱易面色复杂的立即搀扶住了这位在自己印象中一直身躯伟岸高大的老人,心中叹息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他真怕自己这高傲的父亲仍旧认不清楚形式,继续去触怒陈希象,那可真是没办法收场了。

    现在晕死过去也好,就算修为被封印了,但以朱易的修为和彼岸之桥,确实能确保朱熹性命没有任何问题。

    此时他松一口气后,对天穹苦笑顿首:“多谢真人手下留情。”

    “你无需太过担心他们,我此次前来皇城,本就不是冲着他们而来,这一指封印他们修为三十年,小惩大诫足矣,带他们离开吧。”

    陈希象说罢,眸光已经流落到了皇城龙椅上的那位。

    一步踏出,直入皇庭而去。

    “朱易,你,此人,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程颐嗓音微颤。

    “他,于我,亦师亦友……”

    朱易望向陈希象离开的方向,眸光中流露敬畏和尊敬。

    随后,对二程叹道:

    “二位只需要知道,这方天地之中最强大的人已经回来了,就算是天下之主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那位曾经……”

    “专杀皇帝!”

    二程听到这最后的四个字,眸光中极其震撼。

    朱易到底在说什么?

    专杀皇帝?

    道宋一朝以来,甚至在古老的其他朝代,有什么哪朝皇帝被人接连斩杀过吗?

    朱易摇头,也不多解释道:

    “几位,随我走吧。”

    说罢,脚下金光微微一颤,彼岸之桥于长空间破开了一条通道,消失在了这疮痍满地的地方。

    ……

    而另一个地方。

    皇城的皇宫之中,气氛压抑到了一种冰点。

    整个皇宫内城之中,足足十几万的宫女、太监,以及皇城禁卫等等一众人,全都面色苍白,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

    天下最尊贵最无上的地方,竟然变得毫无威信。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道人。

    一指就摧毁了天底下最尊贵的皇权威严。

    此时。

    皇宫之中,道宗皇帝端坐在龙椅上,看着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陈希象。

    他面无表情:

    “三个儒门圣人,三个人间至强,被你一指打落凡尘,纵观古今修行史,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你今天的这根指头,注定要被牢牢记在万古青史之上,影响后世万年不止。”

    看着面前气定神闲的道宗皇帝,凝视片刻,陈希象淡淡道:

    “不愧是天下之主,仅凭这份天崩地陷也面色不改的镇定,你就已经胜过了贫道所见过的任何一位皇帝。”

    “任何一位皇帝,听你的口气,似乎见过不少皇帝?”

    道宗皇帝眸光微微一动,道:“这就是你身上的秘密吗?”

    一个人四十年来修成飞升天仙,身上必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重大奇遇。

    “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探究我……”

    陈希象负手在后,侧身环顾这殿内环境,语气不急不缓:

    “看来你的自持之物,给了你很大的信心。”

    力量和依仗能够带给人自信,道宗皇帝现在还能这么平静,无非就是身上还有某种依凭。

    这再合理不过了。

    天下之主怎么可能没有镇压天下的手段。

    “看样子……”

    道宗皇帝的语气之中多出了一份波动,眸光也变得深邃不定:

    “你要继续对朕动手了。”

    这一刻,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侍卫首领全都乌压压的围在了殿外,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他们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动手……”

    陈希象的声音古井无波,眼神淡漠了下来:

    “那得看你想不想让我动手。”

    道宗皇帝眼皮微微抬了一下:

    “你来找朕,当真只是为了‘开天印’的来历?”

    从陈希象一开始来的时候,便开门见山,要问道宗皇帝赵玄的开天印从何而来。

    他也只有这一个目的。

    只要道宗皇帝肯说,那么陈希象自然不需要动手。

    然而,如若道宗皇帝真的在这一刻低头了,那么不日后他这天下之主的威信便全部沦丧了,普天之下都会传出他怕了,惧了。

    他是道宋皇帝,他若低头,代表整个王朝都一起对着陈希象低头了。

    所以,道宗皇帝眸光沉定,心中思索着胜算。

    真要动手的话。

    如果他将整个王朝的所有积累都用出来,可以有几成胜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