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柯南世界装好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章 明明该念315但是不自觉的念成了3妖5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室透把门拉开一条缝,打算找个借口,制止门外两个孩子的作死行为。

    门一动,柯南和毛利兰同时看过来。

    看清门缝里的脸后,毛利兰略微一怔,柯南的脸色则刷的沉了下去——这是他看到组织成员后的条件反射。

    在柯南眼里,黑衣人经常两人一组出现,比如琴酒和伏特加,再比如上次的波本,和他被炸死的搭档龙舌兰。

    现在看来,龙舌兰死了,所以波本又多了一个新帮手。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男人,也绝对也是黑衣组织的一员。

    白石不知道柯南和毛利兰在想什么,他站在门边,略微侧头,正好看到窗外一道身影嗖的从他们窗外溜了过去。

    应该是刚杀完人的中道和志,这里的房檐很宽,可以在上面通行。

    中道和志知道毛利小五郎也干过刑警,他怕堀越由美身上的汗,会引起毛利小五郎对死亡时间的怀疑,所以想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成浴袍,再把现场伪装成堀越由美自杀。

    谁知时间本来很充裕,却冷不丁有人找了过来,听声音,是毛利小五郎的女儿。

    虽然手里有枪,人也是原来的柔道主将,真要打起来,胜算不低。

    但中道和志毕竟只想弄一个不在场证明,日后继续过自己的平静生活,而不是来拿什么旧友人头收割机的成就。

    他从脚步声判断来人不多,说不定只有毛利兰和那个小孩,有机会骗过去。

    于是他当机立断的关掉灯,来到外面的屋檐上,打算从外面绕回内部走廊,装作偶遇,告诉毛利兰堀越由美肯定是在补觉,不想被别人打扰。

    翻到窗外,中道和志看到隔壁房间关着灯,猜想里面的人已经睡了,于是放心的一路溜过去,准备前往走廊。

    房间里很暗,外面,反而有院中的路灯照明。

    白石看了看摄像机,感觉已经录下了中道和志悍然路过的身影,于是放心的不再管那边,将注意力集中到身侧,围观顶着赤井秀一脸的安室透跟毛利兰和柯南交流。

    托穿越前看到的某个剪辑视频的福,白石记得柯南和毛利兰还是小朋友的时候,曾经在海边见过赤井秀一。

    但那时两人太小,全都忘了。直到再过很久,赤井秀一的妹妹登场,经历过一些案件,柯南才重新想起这一茬。

    而从原著里的巴士劫案之后,毛利兰跟赤井秀一狭路相逢,柯南嗖的挡到毛利兰身前一事来看,他那时也觉得赤井秀一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白石觉得,当下的时间点,柯南对“赤井秀一”的印象,大概只有“这是那个可疑哑巴的同伙”。

    白石甚至不确定上次在满天堂爆炸事件里,柯南到底有没有看到过口罩假面。

    不过按照柯南追根究底的习惯,他很可能会拽着那个接触过自己的炮灰凶手询问,从而猜测道科伦或许和龙舌兰有关。

    总之,按照现在柯南看到他的惊恐程度,白石觉得,在柯南眼里,口罩假面已经是组织成员了。

    换句话说,现在在柯南眼里,赤井秀一也是组织成员。

    ……想想还挺有趣,贝尔摩德真会玩。

    至于旁边的毛利兰,她当然不知道黑衣组织,但白石觉得她问题更大。

    一年前,毛利兰在纽约见过一次赤井秀一,那时工藤新一去捡被吹走的手帕,毛利兰留在外面等,被路过的赤井秀一当场吓哭,印象理应很深。

    不过按照设定,那天毛利兰发了一场烧,把这一段事整个都忘了。

    直到后来又一次发烧,她才记忆解锁,回想起了这些往事。

    ……仔细想想,如果毛利兰提前想起来,倒也没什么不好。

    这样在她和柯南眼中,赤井秀一就是fbi了,这一点当然没有问题——然后连带着,科伦的马甲,说不定也能被当成fbi成员。

    到现在,本体跟主角团混的还算熟,组织里则有科伦马甲和红叶,警方那边,也通过广田老师认识了一大堆人,还在目暮警部面前刷足了名侦探的形象,再勉强算上安室透……经常出场的势力里,他只有在fbi里的声望还是0,甚至是负数。

    对收集党来说,有一点点难受。

    但很遗憾,毛利兰现在身体健康,一脚能踹穿五扇门,看上去暂时没有生病的前兆,离记忆解锁还要一段时间。

    而且安室透虽然全能,但在变声方面,也做不到像贝尔摩德一样学谁像谁——他只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自己。

    因此他一开口,毛利兰的熟悉感更淡了。

    ——见到赤井秀一时,是在一条小巷子里。当时天气很差,光线不好,脸看不太清楚,她脑子里的关键词顺位大概是:身材高大、说话很凶、针织帽、及腰长发、长相。

    现在除了针织帽、身高和脸,其他都对不上。

    而针织帽和身高偏偏又没什么特殊性。毛利兰那点既视感,顿时没了一大半。

    两边的交谈不太友善,因为安室透不太清楚这时候该说什么。

    他还记得自己在跟组织成员一起行动,肯定不能表现的太友善,所以他回忆了一下他心目中赤井秀一的行事方式,冷淡的说:“离远点,你们太吵了。”

    柯南当然没有离远,他盯着安室透面前只打开了一道缝的门,怀疑里面在进行什么不法勾当。

    他一方面想仗着自己是小孩,闯进去一探究竟,另一方面又怕连累到旁边的毛利兰,不敢妄动。

    僵持了一小会儿,中道和志肩上搭着一条毛巾,身上热气腾腾的,一副刚洗过澡的模样,从走廊里过来了:“小兰?你们不是已经去会场了吗?”

    毛利兰转过身,看到来了自己人,松了一口气:“我们是来叫由美阿姨起床的。”

    “哈哈,可别。”中道和志满脸堆着过来人的微笑,“她起床气特别大,你把她叫起来,她能生气到祭典结束,本来出来玩就是为了开心,干嘛弄的大家都不高兴。”

    “……这样吗。”毛利兰顿时歇了心思。要说这群人里谁最了解堀越由美,那肯定是中道和志。

    柯南也没有多想。

    他现在早就不在意什么烟火不烟火了,而是正在沉思,这俩黑衣人,刚才会不会是躲在房间里分尸或者数钱。

    就在这时,柯南看到门缝里那个颧骨很高的针织帽男忽然一怔,侧头看向旁边。

    安室透转头就看到松田举着一只手机,屏幕转向他,备忘录里打着几行字: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间屋子里有死人,凶手是门口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

    “……”安室透盯着手机,觉得这直觉也太细节了一点。

    要不是枪响后,他看到松田就坐在房间里,安室透简直怀疑这人是不是趁他睡觉,溜去隔壁围观了案发现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