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孤岛谍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入角炮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离开大都会舞厅后,钱鹤庭带他在南汇路靠近卡德路的平吉旅社开了个房间。

    得知要去的是平吉旅社,胡孝民让汽车绕到静安寺路,两人再步行回去。

    钱鹤庭一边走,一边不满地说:“就几步路,何必坐车呢?”

    舞票白花了,车钱也白付了,这都是钱啊。

    胡孝民笑着说:“小心驶得万年船,现在多花一块钱,说不定可以节省一千元。”

    该花的钱,一分都不能省。该省的钱,一分都不能花。

    钱鹤庭叹道:“开房还得花钱呢?”

    胡孝民笑道:“在房间谈话还是安全些,这是正常开支嘛。”

    房间是钱鹤庭开的,胡孝民只提醒一点,要靠端头的。作为一个异常谨慎的人,任何地方都觉得不安全。靠着端头,至少可以不用担心外侧那面墙外有人偷听。

    进房间前,胡孝民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确定没人后,他才稍微放心。

    到房间后,胡孝民先把窗帘拉上,侧着身子观察周围的情况下,确定没有异常后,才开始检查房间。

    钱鹤庭掏出烟,吸完后,胡孝民的检查还没完。他将烟头丢到脚下,一脚踩熄:“孝民,我们的工作,谨慎是好事。但如果谨慎过头,会被人笑话的。”

    胡孝民将钱鹤庭的烟头拾起,拿手帕包好装进口袋:“组座,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宁愿被人笑话,也不想丢了性命。”

    自从进入军统后,他最信奉一句话:功归上,罪归己。戒惕弗弃,智勇弗显。

    把功劳让给上司,过错自己承担,就能赢得上司的信任。做事时,戒备警惕之心不要丢失,而聪明和勇敢尽量不要显露。

    一直以来,胡孝民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不管在哪里,都能如鱼得水,还能得到上司的信任和重用。

    钱鹤庭叹息着说:“但你也得讲效率嘛,上峰三天前下的命令,结果今天你才完成。你是不知道,戴老板催得有多急。”

    胡孝民轻笑道:“让他多活两天,以后我们的麻烦会少很多。”

    钱鹤庭缓缓地说:“好吧。让你到这里来,是要告之一个重要的计划,此计划名为:入角炮计划。以后,你的代号就叫:入角炮。这个计划,将由你单独完成。”

    入角炮是象棋术语:指一方的炮从边线切人对方的底角,威胁将或帅,故而得名。如有车相助,一般可以构成“抽将得子”的攻势。实用性和技巧性很强,是一般对弈中常用到的狠招。

    钱鹤庭希望,自己的这一狠招,把76号打得昏头转向。

    胡孝民一脸疑惑地说:“入角炮?”

    钱鹤庭拿出一个信封,郑重其事地说:“这是计划内容以及相关资料,在这里看完,当场销毁。”

    “是。”

    胡孝民是浙江宁波人,在上海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顾慧英。顾家在上海办厂经商,生活富足,最重要的是,顾慧英还在76号任职。

    入角炮计划的主要内容,是让胡孝民以未婚夫的身份与顾慧英住在一起,借机获取汪伪情报,如能策反顾慧英,则为上策。

    钱鹤庭笑骂道:“你小子在临训班时就用化名,要不是我细心,还真发现不了你还有这层关系。”

    胡孝民分到新二组后,身为组长,他自然会看到胡孝民的档案。胡孝民在临训班时,用的是“马宁一”这个名字,到新二组后,依然用这个名字。

    要不是他看得仔细,都不会注意胡孝民的真名,也不会发现他与顾慧英的关系。正是因为这层关系,钱鹤庭灵机一动,才制定了入角炮计划。

    也就是说,入角炮计划,是特意为胡孝民量身定制的。

    胡孝民边看材料边说:“离开宁波后,‘胡孝民’这个名字,我就不用了。”

    胡孝民在临训班时,用的是“马宁一”这个名字,结果只在档案中记录“曾用名:胡孝民”。

    改名字很常见,很多人因为某种原因,都会改名字。包括他们的戴老板,也改过名字。

    钱鹤庭郑重其事地说:“以后你就用‘胡孝民’这个名字,也只能用这个名字。我已经申请,将你的档案列入机密。入角炮计划启动后,你的档案不再保护在区里,直接送总部存档。”

    胡孝民欠了欠身,说:“多谢组座。只是76号和顾慧英的资料,为何如此少?”

    既然要住在顾家,自然得对顾家有详细调查才对。可资料上面,只是寥寥几句。对异常谨慎的胡孝民来说,这远远不够。

    钱鹤庭笑了笑,解释道:“我是在看到你的资料后,才开始制定的入角炮计划。剩下的资料,需要你自己完善。”

    入角炮计划,或许还有漏洞,以胡孝民谨慎过头的性格,他会不断完善和修复。或许入角炮计划的进展会慢点,但绝对不会有太大的漏洞。

    胡孝民应道:“是。”

    他没有多问,正如钱鹤庭所说,这个计划很粗糙,剩下的靠自己完善。

    钱鹤庭拍了拍胡孝民的肩膀,微笑着说:“这就对了嘛。你要以最短时间住进顾家,区里亟需76号的情报,一切都看你的了。”

    胡孝民蹙起眉头:“住进顾家?不是与顾慧英住一起就行吗?”

    钱鹤庭诧异地说:“你的意思是与顾慧英结婚?”

    胡孝民笃定地说:“我与顾慧英有婚约,只要组织全方位支持,应该没问题。”

    只要为了抗战,他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顾慧英原是中统,现在是汉奸,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喜欢这种人的,也不可能娶她。

    钱鹤庭意味深长地说:“我刚才说了,‘一切都要看你的了’。”

    入角炮计划刚刚制定,上面没批经费,也没有人员配合,最多也就是调动新二组给予支援。

    胡孝民一脸窘态:“全看我?没钱没工作没房子,什么都没有,人家怎么可能嫁给我呢?再说了,顾慧英原来是中统,咱也不能真的把她娶进门啊。”

    钱鹤庭缓缓地说:“所以才让你住进顾家,你刚到上海,既无工作又无住所,顾家不可能将你拒之门外。”

    胡孝民沉吟良久,郑重其事地说:“我需要更多顾家和顾慧英的资料,以及她在76号的表现,还有其他76号成员的资料。”

    以这种方式住进顾家太过被动,胡孝民做事,喜欢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不敢说一切事情都控制在手里,至少要争取主动,引导事情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详细的资料。只要与入角炮计划相关的人、物、事,最好都搞清楚。

    钱鹤庭指了指胡孝民手里的材料:“我知道的都写在档案里了。”

    胡孝民无奈地说:“好吧,给我一段时间,一定尽快住进顾家。”

    一个谨慎过头的人,怎么可能打无准备之仗?他要研究顾家的每一个人,特别是顾慧英。还要对76号有所了解,特别是沪西那一带的地形,必须做到了若指掌。

    钱鹤庭叮嘱道:“越快越好,你早一天住进顾家,就能早一天获取76号的情报。”

    他坚定地说:“请组座放心,一定尽快。还有件事,76号有没有认识我的人?有没有临训班的同学?”

    与顾慧英接触,一定会与76号的人接触。如果76号没有认识自己的人,行动失败顶多撤回来。如果有的话,可能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钱鹤庭缓缓地说:“你刚来上海,76号哪有你认识的人?倒有个叫陈培文的,是临训班毕业,但你们见面的机会不大。我会尽快除掉他,或许你住进顾家前就已经除掉了。”

    胡孝民马上说:“能不能除掉陈培文后再执行入角炮计划?”

    不管陈培文认不认识自己,也不管陈培文会不会与自己见面,他都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钱鹤庭摇了摇头:“陈培文在76号第三处,除了参加行动外,他一般不会离开76号,我们也在等机会,只要他外出,会想办法除掉他。你现在的任务是住进顾家,基本不会与陈培文接触。”

    胡孝民在临训班用的是化名,当时可能违反规定了,但现在看来,却是神来之笔。至少陈培文听到“胡孝民”这个名字时,不会想到“马宁一”。

    胡孝民却暗自皱眉:“基本不会与陈培文接触”,还是有可能与他接触嘛。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要以百分之一百来对待。

    胡孝民决定,将陈培文当成自己的最大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陈培文认出他身份的机会。

    为此,胡孝民要做好一切准备。比如说,他得尽量改变自己的外貌以及口音。

    从现在开始,他说话要带点宁波口音。他是宁波人,上海有超过五十万,甚至一百万的宁波籍人,在这里说话带宁波口音很正常。

    他的发型,也会与以前完全不一样。还有牙套,这是个好东西。虽然看上去,会让他有点丑,但戴着牙套,估计陈培文当面都认不出来。

    未谋胜先谋败,只要陈培文活着,他随时都要作最坏的打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