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孤岛谍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八十五章 想法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陶准然得知自己将担任一科的副科长后,对胡孝民更是敬畏,同时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

    向施健吾报到后,陶准然就去了胡孝民的办公室。他知道自己是谁的人,也知道胡孝民提拔自己担任副科长的用意。

    朱子明原本是副科长的最热门人选,可现在呢,手指被一个个敲烂,膝盖也被敲碎,双眼被刺瞎,舌头也被割掉。

    为什么?

    跟踪胡孝民,监视胡孝民的亲人,这不是找死吗?

    陶准然说道:“处座,以后一科的事情,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他知道,自己当了副科长后,二组的韦耀先、三组的许志高,都不会跟自己作对。至于一组,不管是谁当组长,都跳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胡孝民点了点头,随口说道:“你到一组挑一个可靠的人,让他积极向施健吾靠拢,再将此人安排为一组组长。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就从其他组调一个,尽量不要调你四组的人。”

    陶准然脑海里迅速浮现一个身影,马上脱口而出:“三组的苗刃之如何?”

    陶准然在担任情报四组组长之前,是情报三组的组长,苗刃之正是他的手下。苗刃之很机灵,长相虽普通,可擅长盯梢。之所以一直没升上来,是因为有点口吃,说话结结巴巴的,越是紧急情报,越是说不出来,办砸一件事,给上峰的印象就很不好了。

    胡孝民疑惑地说:“苗刃之?他能行吗?”

    这个新的情报一组组长,要跟原来的廖新民、叶明和孔振球一样,表面上与自己作对,实际上是潜伏在对手那里的卧底。

    胡孝民不仅要以抗日者的身份与敌人交锋,还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帮助自己与敌人交锋。

    陶准然说道:“没问题,他平常话不多,主要是因为口吃,一紧张就说不出话来。平常其实还好,私底下跟我们在一起,说话还算流利。”

    胡孝民沉吟道:“知道怎么跟他说吗?”

    陶准然说道:“知道。表面上是施健吾的人,其实是处座的人。”  

    许志高为什么能先一步当组长?叶明、廖新民等人,为何能成为胡孝民的亲信?当初他们表面上都是跟胡孝民对着干的,如今却成了胡孝民的心腹。

    胡孝民缓缓地说:“不仅表面上是施健吾的人,还要对我不满。他因为口吃,一直没提到提拔,对我有怨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陶准然忙不迭地说:“那他不敢。”

    胡孝民看着也就是早上主持下会议,平常不怎么管事,也不怎么负责具体事务,但他在情报一科和四科有很高的威信。

    胡孝民微笑着说:“有没有是一回事,敢不敢是一回事。就算没有,也要让这么想,想着想着就有怨气了,跟施健吾就有共同话题了。”

    陶准然伸出大拇指:“处座妙计。”

    要不是亲耳听到胡孝民的吩咐,谁能想到,胡孝民的反应会这么机敏呢?自己一提到苗刃之,他就马上想到了苗刃之与施健吾迅速接近的理由。

    陶准然回去后,去情报三组把苗刃之约出来。

    陶准然才一开口,苗刃之马上明白了他的用意。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做好了,以后就是胡孝民的人,苗刃之显得很激动:“陶……陶科…科长,以…以后就看我的,一定…一定当好处座和你的…你的耳目,像…像一枚钉子一样,死死地……死死地盯在……盯在施健吾……身边!”

    陶准然对苗刃之的态度很满意,问:“知道怎么跟施健吾接近吗?”

    苗刃之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似乎费尽了力气:“知道,朱子明被……被弄得半死不活,施健吾……施健吾手下没人,这个时候……我投靠他,正是时候。”

    陶准然说道:“处座交待,你可以在施健吾面前表现得对他有怨气。比如说,以你的能力,应该早就提拔。”

    苗刃之连忙说道:“这是……是我的…问…问题,不能……不能怪处座。”

    陶准然笑道:“我知道你是有怨气的,不管是对谁的,都在施健吾面前发泄出来吧。处座说了,只要能赢得施健吾的信任,他背后骂他都行。”

    当天晚上,苗刃之就找上了施健吾。他知道施健吾好酒,提着两瓶好酒找上了门。正好施健吾很郁闷,两人当时就喝开了。

    苗刃之去之前也吃了解酒药,但还是喝得“人事不省”,还把施健吾家吐得一地都是。但也正因为这样,他赢得了施健吾的好感。

    喝酒时,苗刃之将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怨气,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特别是说到胡孝民时,大骂胡孝民是个马屁精,屁事不会干,就因为会拍马屁就当上了处长。

    当了处长后还排除异己,打压有能力的人。苗刃之论能力有能力,有资历有资历,不就是结巴吗?难道说,他就不是一个好特工了?

    施健吾今天晚上是真的喝高了,苗刃之虽吐了,但人还是清醒的。只不过他也没走,晚上就和衣倒在施健吾的床上睡了。

    他是知道施健吾“老斗”身份的,这是冒着天大的危险与他同处一床,直到快天亮时才醒着。

    然而,没多久,他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就被吓醒了。现在跟施健吾单独待一晚,名声都不保啊。

    苗刃之佯装诧异地说:“施……施科长,我怎么……在这里?”

    施健吾看着苗刃之一脸惊诧,微笑着说:“昨晚我们都喝多了,还记得我们说了什么吗?”

    他知道苗刃之的来意,朱子明死了,他手底下缺人。昨天一顿酒,看出了两人是有共同点的:对胡孝民都不满。

    这是共事的基础,只要是胡孝民的敌人,就是他的朋友。

    苗刃之犹豫着说:“我只记……得,好像……好像说了胡处长……处长的一些事情。”

    这个时候是考验他能否赢得施健吾信任的关键,一定要特别小心。

    施健吾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不错。刃之,有没有想法到情报一组?以你的能力和资历,完全可以当组长。”

    ps:十一啦,祝大家双节快乐,晚上去看电影了,夺冠,前面很燃,后面一般,回来已经凌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