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拼搏年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8章 搬家(求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橙色的二手嘉陵车顺着店铺前的花格砖路往北走,停在温馨货栈稍微靠南点的地方,宋娜用额头顶了下吕冬后背,说道:“我走了。”

    假期,周围人来人往,到店门台阶前,她回过头,冲吕冬笑。

    吕冬也冲她笑。

    “走了。”宋娜回身进店里。

    吕冬转过车头,回南边。

    宋娜笑着进店里,老宋两口子都在忙,看她一眼,没说话。

    店里人多,宋娜摘下帽子放柜台后,去货架附近看看,接着上二楼,换上件宽松的旧体恤衫,在仓库里翻找货物,然后下楼补货。

    下面,小饰品仍然卖的最好。

    先补挂小饰品,又去楼上找文具。

    从几个袋子里拿货,宋娜心情特别好,嘴里哼着今年大火的一首歌:“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还没跟你牵着手……”

    她抬起自个的手,看着长长的手指傻乐。

    另外,还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能把一块石头焐热开窍,真不容易。

    吕冬停好车,进肥羊火锅店,里面大变样,桌子都不见了,听到厨房有动静,走过去看,苏小山正领着工人从厨房后门往外搬东西,硕大的光头上全是汗。

    “老板。”苏小山放下手里一个灶,说道:“谢工让我们先把东西撤了。”

    吕冬微微点头:“都听谢工的。”

    他跟着苏小山等人穿过车道,进入文苑小区的楼房之间,很快来到三号楼,房子小院南门开着,铜锅灶台之类的金属制品,全都放在储藏室里,桌子在院子里整整齐齐叠了老高。

    因为要当仓库,李家柱装修的时候,吕冬就让他用铝合金加塑料玻璃把院顶封住了,倒不用担心木头桌子短期内因为风吹雨淋日晒褪色。

    三十多平的院子里,连桌子带凳子哪怕垒的很高,仍然堵的满满的,只留下条一米五宽的过道。

    房子里面,俩店的食材加冰柜,再加上撤下来的火锅用具和羊肉切片机,也快占满了。

    只有吕冬专门留出来的一个卧室没放东西。

    卧室有橱子衣柜和自打的大床,原本是想遇到下雨天或者其他恶劣天气,能在这里住的。

    过完年到这,雨水奇少,一直也没住过人,抓堵锁的时候铺盖倒是用过一次,搬回来就拿布条盖在床板一个角落里。

    吕冬看到床头柜上的长筒茶叶盒,差点把这东西忘了。

    打开盖看了下,里面十几个蝎子都还活着,但都趴着不大动,好像冬眠一般。

    吕冬从小就抓着玩,多少了解一点,知道该喂食了。

    拿了长筒茶叶盒,出小院门,西边相隔一个的门里,出来个老太太。

    “哎,小伙子。”老太太挺和善的打招呼:“你这里的住户?搬家呢?”

    吕冬笑着说道:“算是住户,还没正式入驻,临时搬点东西过来放放。”他看眼老太太手里拿的提篮,问道:“阿姨,你这是搬过来了?”

    “可不是!准备去北边市场上买点菜。”老太太可能觉得以后是邻居,多说两句:“我孙子刚在省大附小报了名,赶九月份得过来上学,就搬过来了,提前适应适应。”

    吕冬说道:“省大附小好,名校。”

    老太太见吕冬说话好听,乐得直笑:“在这买房子,不就图孩子能上个好学校。”她朝这边走:“最近搬过来不少人,我跟很多人都聊过,买房子基本都是为了孩子上学。”

    吕冬跟她一起朝楼东侧的大道上走,拐上南北向的柏油路,路上能看到不少人,很多都朝北边去。

    出小区北门,绕过体育学院,就是新建的大棚市场。

    原本空荡荡的学府文苑,在杨烈文搞定与省大和师大附属学校的入学协议之后,不但房子销量翻着个的往上涨,已经有人开始入住。

    不说别的,往北两栋楼的位置,就有俩老头坐在阴凉处下象棋,旁边还有几个人站着围观,很快吵喝起来。

    这个小区活起来了,有省大名校钓着,用不了太长时间,这里就会聚集数千乃至上万人。

    滴滴

    南边有汽车喇叭声,这条路很宽,足以容纳三辆汽车行驶,吕冬又站在路边,并不阻碍汽车通行,当即转头去看。

    熟悉的黑色皇冠轿车正缓缓停下。

    钱锐从副驾驶上下来,冲吕冬招手:“老弟,好久不见。”

    吕冬笑着迎过去:“钱总。”

    “什么总不总的!”钱锐笑:“叫钱哥。”

    后车门打开,穿着一身宽松衣服的赵娟娟从车上下来:“冬子。”

    吕冬笑着说道:“娟姐,好巧。”

    赵娟娟说道:“不巧,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我和老钱搬来这边住。”

    司机这时下车打开后车厢,正在往外面搬东西。

    吕冬说道:“来这边住好,大学城空气好,也安静。”

    “对!”钱锐说道:“娟娟怀孕了,受不了漫天飞舞的白毛,大学城这边树新栽的,白毛少。”

    吕冬一听这话,笑着说道:“恭喜钱哥,恭喜娟姐。”

    看赵娟娟没有多大变化,估计最近的事。

    赵娟娟跟以前一样爱笑:“主要是现在的活都在大学城,住这边出入也方便点。”

    又聊几句,吕冬才知道,钱锐前段时间在西边朗朝的工厂项目上,又拿到了几百万的工程。

    俩工地,两头跑,即便有赵娟娟给他管后勤,也整天忙得团团转。

    有时候应酬多,喝多了,回县城也是麻烦事。

    钱锐和赵娟娟的房子,跟吕冬的房子都在三号楼一楼,隔着一个单元,见到他们拿着东西朝房子那边走,吕冬也帮忙提着一块过去。

    一进南边院门,就看到不同,吕冬那房子只是简单弄了弄,钱锐这边是真正的精装修,连小院子的地面,都铺上了大理石板。

    客厅中,木地板,真皮沙发,不知道啥石头材质的茶几。

    接近一百二十平的房子,北边餐厅又没做隔断,客厅面积足够大,餐桌南边还摆着张树墩样式的茶桌,后面墙上挂着裱好的字,手书宁静致远!

    落款是吕建德,也就是吕冬那个在文化宫任职的五叔,在青照书画界有些名气。

    赵娟娟见吕冬看那副字,说道:“这是老钱花1500块钱求来的。”她忽然醒悟:“这人不会是你本家?”

    钱锐疑惑:“我认识他有段时间,从没听他提过吕家村。”

    吕冬随口说道:“本家的一个叔,不是很熟。”

    这是实话,最近五六年,也就上次去开会时,说过一句话。

    赵娟娟听出吕冬不愿提,转了话题:“刚搬过来,连茶水都没有。”

    吕冬摆手:“娟姐,咱都自个人,不用客气。”

    “上次从这走,你那汉堡店也开起来了?”钱锐好奇问道:“生意怎么样?”

    吕冬含糊道:“还行,比在市场好多了。”

    “没搬过来住?”赵娟娟问道。

    “没。”吕冬简单说道:“这边租给我开的公司,就当临时仓库用。”

    钱锐疑惑:“租?”

    赵娟娟先说道:“老钱,吕冬比你想的远,一开始就定好规矩,他是好几个人投资,公司与自个的要分清楚。”

    吕冬笑:“这倒是,我在公司也是领工资的。”

    赵娟娟借此提醒钱锐:“老钱,想要做大做强,就得按正规的来。”

    “我也想。”钱锐挂上苦笑:“问题是很多东西它根本不正规!去年我跟人合伙准备办个厂子,结果要二十多个部门,五十多个审批,跑了十三个月愣是拿不下来,上个月我干脆撤资了。”

    他说的压根不一回事,大概就是想吐吐郁闷:“浪费的时间和钱财别提了!二十多个庙,你能不烧香?五十多个菩萨,你敢不拜?结果还没办成。”

    吕冬具体没问,却也知道,钱锐就算说的有点夸张,也夸张不到哪里去。

    如果不是有大伊万这门核武器,汉堡店的手续说不定到这都办不下来。

    钱锐和赵娟娟刚搬过来,肯定要收拾收拾,吕冬没有多待,聊了一会就告辞。

    赵娟娟说道:“改天温锅,给你打电话,叫着小宋一块来!”

    吕冬应道:“行。”

    回店里,仍然人流如潮,假期人不见减少,反而更多。

    快五点钟的时候,宋娜到汉堡店帮忙,因为人太多,点餐位增加到了三个,平时开两个,高峰时间再增加一个。

    宋娜换上全套工装,来到最外侧,开收银机,忙碌起来。

    接近晚上十点,汉堡皇才关门。

    吕冬照例送宋娜回体育学院,骑着摩托车看眼学府文苑,靠近西侧的楼上,不少房子亮着灯。

    时间比较晚,学校门口没大有人,宋娜下车,刚准备跟吕冬说再见,吕冬也下了车。

    “咋了?”宋娜笑着问。

    吕冬靠近一点:“黑蛋,抱一下?”

    宋娜伸开手臂,用力抱住吕冬,吕冬也用力,俩人贴在一起。

    突然,宋娜推开吕冬,往后退一步,眼光往下一晃,迅速收回来:“我回去了。”

    吕冬不好意思笑:“明天见。”

    宋娜跑进校门,转回身来,冲吕冬招手。

    吕冬看着,一直到黑蛋消失不见,才骑上摩托车回家。

    不知道为啥,他突然想唱一段:“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