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群史争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黄巾前夕(1/3)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虞允文似有所感,回头见到方牧正过来,脸上露出些许拘谨,双手抱拳向方牧行礼。更新最快 电脑端::/

    “见过国公大人。”

    方牧低头扫了一眼被绳索牢牢束缚住的杨林。

    本来没想特意寻找杨林,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来。

    【杨林】【武:60(60)/统:52(52)/政:43(43)/智:48(48)】【天赋①锦豹子:偷袭别人时瞬间增加自己3点武力值。】

    “带下去吧,打进大牢里。”方牧失去了兴趣,挥了挥手。

    通过与虞允文交流方牧得知虞允文前几年一直守在父亲身边,他曾经入仕过短暂的时间,本来成绩斐然,但因为母亲突然去世,考虑到父亲身体也身患疾病,所以虞允文辞官在家陪伴父亲,一直陪伴了七年,直到前段时日父亲撒手人寰。

    “节哀顺变。”方牧说道。

    虞允文拱了拱手,他此番捉拿杨林也是有出仕之意,否则也不会在山中埋伏了一天一夜活捉杨林了。

    五百两白银虽不少,但以他的本事来说想要挣五百两银子并没有多难。

    “你就先做我身边的主薄吧,帮我处理一些政事。”方牧说道。

    虞允文毫不犹豫同意,“是。”

    初来乍到国公大人就给他这么重要的职位,虞允文心底一暖,暗道定不负所望。

    高家村。

    一座山村里,两个放牛娃舞着竹鞭在山坡上跑来跑去。

    “吃我一枪。”

    “我是无敌大将军。”

    “我是大太尉。”

    两个脸上灰扑扑全是泥巴的小屁孩你追我赶。

    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坡下有一片田地。一戴着斗笠的少年正耕着田,锄头在他手中就像一根绣花针,舞得那是一个虎虎生风,不止快而且准,每一次锄头落地之间的间隔都极为精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将上百亩地给全部翻了一遍。

    犁完地后少年从山坡脚下捡起一根海碗粗的长树枝,足有三米多长,被削成了长枪的形状。

    然后独自一人在山坡下练起了枪法,这少年的枪法却是极为精妙,看上去应是名家传承。

    “大壮哥,大壮哥,乡里来人了。说是朝廷上面派人教我们种田,还说如果按照朝廷的方法做能多种许多粮食呢。你快和我一起去听。”远处一扎着羊角辫的少女跑来对着少年喊道。

    被称为大壮的少年愣了一下,挠了挠后脑勺。

    “种田还要啥方法,不就是用锄头全部翻一遍,然后把杂草全部扯干净不就行了。”少年忙摇头,“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晚点他还要回家去给爹熬药。

    每天他只有这点时间是空闲的,可以在做完农活后练会儿枪,可不能浪费了。

    半个时辰后,少年将大枪放回山坡脚下,这虽然是树枝做的但也有数十斤重,一般人也不会偷这没用的玩意。  

    回到家里,从橱柜里取出中药放入罐子里熬制。

    淡淡的药香从罐中溢散开来。

    少年坐在后厨的板凳上,双手搭在腿上,两只手撑着下巴,怔怔的打量着罐子口飞出的烟雾的形状。

    “咳咳咳”主卧里传来一阵咳嗽声。

    少年听见后赶紧起身进入主卧坐在床边给父亲抚摸胸口。

    过了好久躺在床上的男人才停下急促的咳嗽声,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儿子,男人叹了口气,“都是爹连累了你。”

    “只要爹的病能好,再累我都心甘情愿。”少年摇头。

    “宠儿,你天生就该去沙场上建功立业,而不是窝在这个小山村。”男人眼神复杂的喃喃自语,“我们高家为将门世家,体内的血液就是为战场而流。”

    “我们高家的先祖”男人缓缓说道。

    高宠眼底闪过一丝无奈,爹就喜欢说这些。

    说他们祖辈世代为将,先祖中出过很多厉害的人在多国为将为帅。

    什么高思继、高怀德、高怀亮、高行周

    这些名字他都快背得耳朵生茧了。

    “你的天赋不比祖先差,你曾爷爷曾经跟随先帝来到新宋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不是你曾爷爷在沙场上出了意外,我们高家也不会落寞至今,但你曾爷爷的人情还是在的,你出去后”

    “爹,新宋已经没了,是前朝了。”高宠有些好笑的说道。

    “”病床上的男人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叹了口气,“怎么就没了呢。”

    “本来还想托关系让你进军队的,都是爹没用,都怪爹是个病痨。”男人又陷入自责,念念叨叨起来。

    高宠坐在床边听了一会儿,忽又站起来,“爹,药好像快煮好了,我去给你盛来。”

    还在念叨的男人止住,他叹了口气。

    等到药被盛来让男人喝完后,他说道:“这新朝怎么样?”

    “还行,去年减轻了税赋。”高宠随口说道。

    他其实对天子是谁并不在意,反正和他没有关系。

    高怀德是大宋开平王没错,但那是他祖先的事,和他没有关系。

    况且另外一个先祖高思继又不是在另一个国家为将。

    谁当皇帝都是一样,真要说起来还是新成立的大永的政策对他更好,所以高宠对大永也没什么恶感。

    “这新朝是谁当家?”男人问道。

    他久病在床,所以对外界之事不甚了解。

    “好像是方腊。”高宠也不太清楚。

    “是他啊,你曾爷爷当年好像也和方腊一起并肩作战过,都是熟人呢。”男人说道。

    高宠别过头去,心底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来了,哪都是熟人。

    “如果我哪天走了,你就去投军吧。”男人说道。“我希望我能在我活着的时候见到你在沙场上建功立业,咳咳咳”

    高宠沉默,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自己的大手将爹的掌心紧紧握住

    中州,中汉。

    自上次受到提醒后张角就开始了快速积累和发展。

    一年多的时间里太平道众以很快的速度向外发展,发展的速度甚至超乎张角的预期。

    这一切都得益于朝廷的压迫,当今天子刘宏在位已有上百年,随着刘宏年龄增大,他一心搜刮钱财供给享乐,仅仅他在位期间就建造了四座猎场,七座避暑山庄,据说皇宫里的金银珠宝堆积成山,有一座金山。

    天下各地税赋极重,加上近年来天灾不断,各州各地很多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太平道成为了他们的心灵寄托,一处避风的小港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