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只想自力更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配合默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盼盼和周梦霞就在其中,匆匆忙忙的跑着去教学楼。

    居高临下看见这空姐打扮的大姐姐动态有点不对,立刻把目光给到赵德柱。

    这家伙没有愣头小伙子的毛躁:“哦,正好,一人一件,帮忙把她俩的也带上,给我减少点负担。”

    黄盼盼啼笑皆非却有点大声:“这么体贴呀,不过我们大二,早就买蚊帐了。”

    周梦霞不嫌弃:“换个新的也好,那我就先拿了哦。”

    班主任强忍不适,放下手艰难挺直腰,绕过少男少女时候还冷漠提醒:“抓紧时间啊,马上要上课。”

    黄盼盼立刻夸张:“哇,姐姐我好像以前见过你,是同学还是老师呀,好漂亮!”

    龙芷羽职业脸的看眼:“同学,上课时间要到了,请多关注你的学习……”

    赵德柱刚分了四副蚊帐给周梦霞,闻言就是:“龙老师,走走走!”

    目光却是看着黄盼盼的,还有点询问的意思,

    黄盼盼是真心思剔透,马上有个惊讶的恍然点头。

    赵德柱了对她露出个诡笑,还眯眼示意看我的!

    周梦霞却被这抛媚眼吓一跳。

    然后和黄盼盼一起看见赵德柱,好不要脸的双手摊开蚊帐,就扶着班主任的腰去了!

    蚊帐都是那种有点粗糙的质感触面,六床哪怕叠起来也是厚厚的松软。

    刚接触瞬间,龙芷羽立刻弹跳,可腰部随之疼得哎哟一声,差点摔倒。

    赵德柱还是稳稳的推着:“休息下吧,你这运动损伤,如果不尽快恢复,时间久了肯定会堆积成大问题。”

    周围学生们都不顾上课铃声响起,跟脚下踩了502似的,呆呆站那看。

    他们大多数才刚刚从高中过来,对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天然阶级差别改变还不适应。

    看赵德柱胆大妄为的双手推着女老师上石梯,惊为天人。

    上面还不停有学生出现,看见都是立刻定住。

    就跟检阅似的场面,让龙芷羽又羞又恼,但这垫子靠着是真舒服。

    赵德柱又不是轻佻的侧身搂抱,只是在她身后低了两级台阶推着走,而且还隔着厚厚的垫子没接触呢。

    更意外的还是那种小屁孩绝无仅有的人生过来人口吻。

    语调平静中带着温度,能熨得人心里暖洋洋的那种。

    她就没说话了,尽量忽视周围一切,装着很淡定的走上去。

    其实也没注意到,自己居然把大半身体都倚到垫子上,根本没担心过要是赵德柱开玩笑撒手,自己不是滚下台阶去,就会摔到他怀里。

    赵德柱几步推上宿舍区台阶,看见那边的制服女生立刻招呼:“哎哎,那个谁,最漂亮那个!对对对,就是你们几个不要脸的,过来帮老师扶着下。”

    被他骗得转头的女生,立刻哄的涌过来,七手八舌的把班主任接过去。

    有问老师怎么的,也有问班长哪里去了,还有人发现赵德柱换了双干净的帆布运动鞋,整个气质都有点不同了。

    脏兮兮的夹趾拖鞋可以说是气质大杀器,什么样的其他穿着都能被神奇的强行带到邋遢那一档。

    然后还有人叽叽喳喳的笑班长这中午不在食堂,整个学校可到处都是他的传说。

    被几个女生接手了垫子的班主任,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根倾听。

    把教练气走,自己大模大样在现场教导女同学的样子,被不少围观的其他专业学生看在眼里。

    更是吹嘘他如何专业威猛,气质过人。

    让中午去食堂的高尔夫女生们很是被搭讪了一番,男女生都来找她们说话。

    可赵德柱才是让她们最顺理成章最熟悉的人,居然还问他怎么不跟大家一起去吃饭。

    有人已经悄悄笑着指班主任了,还有人八卦的询问班长是不是跟舞蹈专业那几个女生关系很好……

    这才上学第一天,八卦之魂已经星火燎原,还隐隐然有种自家肥水最好别流出去的提醒。

    总之就是一大群鸭子那么热闹非凡。

    赵德柱反而拉开距离,走在女生群另一边,随手拿过人家的球杆来试试手感。

    这种超乎同龄人的沉稳很得女生好评,逗那个沈佳凝要去感谢下班长的英雄救美。

    谁知道赵德柱没抬头:“呵呵,你们不好好练球学到本事,就只能被老板抱着打球,运气好钓个有钱老板……能当小三就挺不错了,大多年纪大点的老板都有老婆孩子,那就来玩玩的。”

    好像一盆冰水,倒在所有女生头上。

    青春期的女生普遍比男生早熟,但没想到社会和未来的残酷,会这样一下丢在面前。

    除了有几个明显满不在乎的表情,大多数女生都惊慌得不知道说什么,习惯性看班主任。

    赵德柱能听见泼冷水的反应:“就像做空姐,人人都觉得牛逼,其实也就是个服务员,只是飞机上要求高、收入高罢了,如果不能钓个有钱的嫁了,呵呵,就只能陪着开飞机的那些浪逼吧。”

    班主任飞快皱皱眉,马上开口:“赵德柱说得有些偏激,但道理就是这样,我反复在给大家强调,学习时候多用点苦,以后就多一份底气,你们来学高尔夫专业,家里掏了委培费,可如果到最后高尔夫运营管理没学好,球场管理没学好,酒店管理没学好,甚至连打球都没打好,你说人家凭什么把工资给你,把客户给你,那就只有出卖你的外表了。”

    赵德柱一唱一和:“我说得难听,也是大家有缘做同学一场,大家都是漂亮好看的美女,有这么好的外表,其实稍微多点不一样的实力就能赚大钱,只靠上床卖钱那真是可惜……”

    龙芷羽等他把最难听的说完才佯骂:“好了!赵德柱你闭嘴,教练来了,大家请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吧!”

    女生们彻底沉默。

    陈金龙已经迎上来,开口也是:“中午去哪里了,到处都没找到你。”

    赵德柱心知肚明:“是不是觉得我还挺有天赋,打算招我为徒,再把女儿嫁给我?”

    女生们听到前面,刚抬头,后面又齐刷刷的笑出声来。

    龙芷羽都笑,但保持了威严:“陈教练是爱才,下课时候都问了好几次你,好好说话!张教练,麻烦您先带一下大家,来!大家记住刚才我和赵班长说的话,非常难得!”

    她自己艰难的挪到墙边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靠住,用那叠蚊帐顶了腰眼,真的舒服很多。

    居然得控制自己把目光放在女生身上,别一直看着那个让她越来越注意的男学生。

    她可是三十五岁的熟女了,很明白男女之间那些情绪是怎么来的。

    赵德柱就明白高尔夫的未来:“您不用在我身上花心思,看得出来您是个好教练,但高尔夫在国内没有前途,再过十年、二十年,始终还是个极少数人玩的事情,我靠这个出头,机会太小了。”

    陈金龙大奇怪:“你怎么知道高尔夫过十年二十年还是没有前途?去年才出现第一位获得欧巡赛的国内球手,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赵德柱解释不出来,高尔夫球场后来突然被政策叫停,更因为大量占用耕地成为特权奢华的享受,这种高层面的原因他不懂。

    但他是真知道局面:“美国全国有十分一的人都打过高尔夫,国内才多少人在打?反正我就把话放在这儿,这样搞些美女球童,赚点老板的钱没问题,但搞专业高尔夫运动员这条路没出路的。”

    陈金龙毕竟见多识广,听出来口音:“你是粤东人?在那边学的打球?”

    赵德虎顺口敷衍:“嗯,小时候跟着当过球童,咦……那个女孩子打得还不错,你不如培养她去。”

    陈金龙那颗炽热的心也被浇了冷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