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兰若仙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六五章 鬼鬼祟祟 果然是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再好好想想。”

    “要不我施舍一些棉衣?”他试探这问道,同时仔细的观察着无生的脸色。

    前面两个人都施舍吃的,那自己只能施舍些穿的东西了,只是这施舍棉衣花的钱肯定要比施舍粥多,一时间那胸口啊,有些疼。

    “嗯,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无生冲他一笑。

    顿时他悬着的心掉了下来,暗自松了口气。

    “那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话,几个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那人已经不见了。剩下那几个人坐在那里好一会都没敢东。

    “何兄,他走了吗?”

    “应该是走了吧!”

    几个人四处看了看,确认那人的确是离开之后一下子瘫在地上。

    “太吓人了我还以为是来杀我的呢!”

    “不是吧,何兄你得罪什么人了吗?”一旁那肥胖之人急忙问道。

    “叶兄,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但是我何某人绝对没有得罪修士,这一点我发誓。”他举起手来,他做生意十分注意这一点,但凡是和修为高深点的修士搭上边的买卖,他都宁愿都自己少赚点也不能得罪人家。

    管弦丝竹之声还在响着,美人还在歌舞。

    “好了,别跳了,都下去,下去!”这家主人不耐烦的一挥手,现在这还后怕这呢,浑身冷汗都出来,那还有心情看歌舞啊!奏乐、跳舞的美人急忙离开。

    诺大的屋子里面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咱们商量一下这事情该如何处理吧?”

    “还怎么处理,明天施粥济宁不就得了,那点粮食算什么,何兄你该不会这点钱都不舍得花吧?”

    “怎么可能,施粥济民这种事情能花多少钱,红九牛一毛罢了,问题是我们要做多久,每天都做吗?”

    另外的两个人听后沉默了,他们虽然有钱,但也不可能每天都施粥啊!

    “要不咱们报官!”那肥胖之人人请轻声道。

    另外两人人听后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祝兄,你下次说话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就现在临安城的形势,就这点事情,我们报了官会有人管吗?如果被刚才来的那人知道了,以他的本事杀我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是,祝兄你千万不要这么干。”

    “你们施粥简单,我可是要捐衣物的。”

    “你祝家有染房,有丝织,有布庄,一点衣物算得了什么?”

    “你们说的轻巧。”那肥胖男子嘟囔着。

    “这样,我和叶兄每人给你五百两银子,聊表心意如何?”

    “五百两,勉强买个美人。”

    “祝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美人,这件事情如果做不好,就要去睡女鬼了!”此间主人哭笑不得。

    “咱们三个商量好了,明天一大早就开始。”

    三个人定好了暂且不提。

    无生离开了这处庭院,正欲离开看到一个人在屋顶上飘荡。

    “什么人,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趴在人家屋顶偷窥?”

    无生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发现那人进了一处院中。

    院中一只虎犬问声刚要叫身体摇晃了两下倒在地上。屋檐上吊着的铃铛被他以特殊的法术封住。

    然后他又放倒了两个护卫,来到院中书房位置,小心翼翼的在外面听。

    屋子里面有两个人,正在密谈。

    “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昨日太守大人去见了一个人-海平潮。”

    “说了什么事?”

    “具体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是太守回来之后脸色很难看,然后着人去了慈西城。”

    “慈西!”

    “苏家苏永呢?”

    “这十几年来不要说是外人了,苏家的人都很少见到他。他当年的确是受了重伤,一身修为尽数被毁,这点许多人都知道,至于他是如何恢复了修为,更胜一层,直接那就不得而知了,苏家现在是闭门不见客。”

    “南海的人见过海平潮了?”

    “见过,而且不只一次。”

    屋子里的两个人说的事情都很机密,却没想到外面有人在偷听,而且不止一个人。

    “这人看着有些面熟啊?”无生看着不远处那身穿夜行衣,背着大宝剑的男子。

    “什么人!”

    屋子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喊,门一下子被推开,出来一个男子,四十多岁模样,面白无须,手中提着一柄长刀。

    定!

    一声喊,那人被定在了门口,保持着向外张望的姿势他身后还有一人也一并被定住。

    “两个大男人在屋子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啊?”背剑男子进了房间,搜索了一遍,拿了一些东西,然后出来,在后面被定住上的那个干瘦男子身上摸了一圈,取走了他的“如意袋”,还有一封信。

    “走喽。”他起身一纵,离地三丈,然后又一纵人就在几十丈之外。

    “又偷了什么好东西啊?”他突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不好,那人猛然一惊,转身挥手。

    定,

    无生身上光芒一闪便破了他的定身术。

    “是你!”那身穿夜行衣蒙面之人见到无生之后很是意外,眨着大眼睛,摘下来了面罩,正是叶知秋。

    “还真是你!”无生笑了笑。

    “你怎么也来临安了?”叶知秋惊喜道,他万万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到无生。

    “看看你这一身打扮,又来偷什么东西啊?”

    无生仔细想想每次见到叶知秋他似乎不是要偷就是准备抢。

    “上面安排的任务。”叶知秋抬手指了指。

    “你呢,怎么会在这里?”

    “来帮忙。”

    “什么事啊,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的。”叶知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上一次无生帮他取了一滴蛟龙血,帮了他的大的大忙,这一次正好有机会可以答谢。

    “你?”

    “怎么,看不起我?”

    “那倒不是,就是这件事情有些难办。”

    “什么事,说说看。”

    “钱塘江镇河塔被毁,引发水患,我来此地就是为了平这水患。”无生平静道。

    啊!叶知秋听后浓眉一挑,嘴巴张的老大。

    “这件事情的确是难办。”

    他来临安之前早就打听过城里的消息,知道这里的情形有多乱,而且再来之前上面也特意叮嘱过,让他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千万不要插手临安钱塘的事情,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了各方的势力,而且还有几位大修士在临安城中。

    无生也看到了叶知秋的难色。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无生笑了笑。

    叶知秋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挠了挠头。

    “咱们换个地方聊,我请你喝酒?”

    “好啊。”

    叶知秋带着无生来到了他在临安城落脚的地方,很快就准备了几个小菜,一壶好酒,两人对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