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现在离开还有机会吗?(求订阅!求月票!1/3)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衣僧人的话让众人陷入了思索。

    确实太过于频繁了。

    古战船战阵之中战船绝不在少数,怎么可能大家都恰巧跑到一艘船上?

    “除非,所有的进入古船阵列之中的人都会来到这艘船上。”以苏开口道。

    白衣僧人不戒抬起了头。

    “那么这艘船必然有着什么不同。”

    以苏和不戒的目光都看向了远处的船舱,如果这艘船之上有着什么秘密,那么也只能在诡异的船舱之中。

    看着两个强盗看向了船舱,被撞击声和船舱吸引了注意力,一众魔法师缓缓呼出了一口气,只要这两人不出手杀人,那么即便是当小百鼠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而乔远山也在两人的对话之中,听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位对他还不错的大和尚,似乎很怕自家的一位前辈。

    就是因为对于这种畏惧,他才没有对自己动手,甚至还主动出手保护自己。

    看来之前,自家的前辈似乎将这个大和尚吓得不轻。

    乔远山缩了缩头,也不知道自家长辈对于大和尚做了什么,能把这么一个狠人吓成这样。

    古战船之上,在以苏和不戒和尚停止言语后,一瞬间寂静下来,没有人敢开口说话,猩红的血雾依旧弥漫,在看不清的迷雾之后,不多时响起了登船声。

    看来是又有人上船了。

    来人的脚步声很是杂乱,轻浮。

    似乎是并没有什么高深的修为,甚至可能完全是凡人。

    凡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这里可不是凡人该来的地方。

    但是可惜的是………他们已经到了。

    猩红的血雾之中,一群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的人其中走了出来,他们的身上满是鲜血,似乎刚刚进行了一场枪战。

    这是东瀛的舰队,在进入了古战船阵型范围内后,他们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新的世界,这片世界之中全被一种猩红色的雾气包裹,一点也看不真切。

    当然,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航行速度不能太快罢了。

    但是,进入猩红雾气没有多久,在舰队之上开始出现一模一样的人,所有人都知道这其中有一个似乎假的,但是哪个是假的,却没有办法可以判断出来。

    随着这假人便越来越多,开始有人死去,死相极其惨烈,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生吃了一般。

    其中有一位舰长立马下令开始返航,但是返航刚刚开始,按绳子却诡异地被截断了。

    在猩红色的雾气之中,没有人能够找到回去的道路,电子仪器和指南针都无法在这里使用。

    前方不知何处,而后退却连一条像样的退路也没有,还有人不停地死去,这种绝望之中的恐惧简直令人抓狂。

    就在这种绝望之中,在黑暗大海与猩红血雾之中,东瀛战舰撞上了一艘船。

    一艘在猩红血雾之中的古战船。

    整个钢铁战舰的船头都被撞塌了一个角,可是那艘木质的古战船上连一个坑都没有。

    在船上的一部分人认为不该上船,在这诡异的地方出现这么一艘战船,绝对有着大恐怖,但是有的人则是认为应该上船,他们待在这里估计也活不了太久。

    最终,一部分人上船了。

    古战船上,似乎是与外面完全不同世界。

    这里整洁、干净、甚至可以感受到一丝温暖的气息,当然如果这血色的雾气没有就好了。

    很快,他们看到一群活着的人,大部分的装扮像是中世纪的欧洲,而三个人则是大明明初的装扮,还有一只巨大的黑鸟。

    所有人的目光直勾勾地打量着他们。

    而目光却各部相同,有的人是怜悯,有的人是同情,有人是淡漠,而那只大黑鸟的眼中却是戏谑。

    “似乎只是些凡人。”

    白衣僧人不戒的声音缓缓响起,他看了一眼穿着防护服的几人道:

    “现在的凡人真的是胆子很大。”

    以苏轻轻倚靠在白衣僧人的肩头,气吐幽兰道:“要全部杀了吗?”

    白衣僧人不戒神色不变,淡淡道:

    “不过一些凡人,杀与不杀,都行,反正他们不一定活得下去。”

    两人这次没有说道音,东瀛船上的人,并没有听懂两人的话语,只是觉得这一众人的目光似乎不怀好意。

    “那就先杀这群魔法师吧。”

    以苏笑着伸出了手,三张纸人轻轻飘下,不过片刻便化为了三个男子,三个男子头戴着四方黑帽,油头粉面,在嘴上画着猩红的血色,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这是左道之中,八法之中的驱邪。

    驱邪魅而行己道。

    “去吧!”

    以苏轻轻地挥挥手,三个纸人落地,便冲向了魔法师们。

    魔法师们一瞬间警惕起来,法力瞬间激荡起来。

    法拉第伸出了手,魔力在手中震荡起来,发出湛蓝色的光华。

    “两位不要太过分,我们也是有底线的。”

    就在法拉第说话的一瞬间,三个纸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三个纸人攻击的第一个魔法师,身形忽然诡异的扭动起来。

    只不过一个刹那,他双手忽然从胸膛穿过,自背后钻出,插入两个纸人脖颈。

    但是还是有一个纸人,锋锐至极的纸锋在一瞬间将魔法师整个人切开。

    就像是切蛋糕一般,这一下快速至极,魔法师张开的大嘴还没有来得及咬在他的身上,便整个人被切开。

    一众人看的仔细,那第三个纸人就像是在半空之中突然加速,砍下了这一记攻击。

    被一刀分成两半的诡异存在,一瞬间化为了黑色的飞灰,彻底消失不见。

    一众魔法师看得呆了。

    真的有诡异的存在在刚刚黑暗的那一瞬间,混进了他们其中。

    “你不准备杀我们?”

    法拉第看得有些明白了,这一下就是专门给那诡异存在的,就是为了出其不意。

    “杀你们?”

    以苏笑了,她双手插在胸前道:

    “我杀人都是要收报酬的,你们的人头不值钱。”

    说罢,她转过头,看着不戒道:“走吧,该进去看看了,过会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来到这里,黄海离大明可不远。”

    白衣僧人不戒点了点头,他轻轻地一挥手,锈着铜绿的铜灯再次燃了起来,那火焰看上去那么的普通,甚至看不出丝毫的元气流动。

    “你跟着我。”不戒指了指乔远山道。

    “哦!”乔远山走了一步上来,他也看得有些明白了,这地方只有跟着大和尚是安全的。

    以苏转头对着妖赞道:“妖赞你进不去,就在外面等着吧。”

    不戒、以苏和乔远山一行人,就这么提着古铜灯进入了黑暗之中。

    船舱的无尽的黑暗,在黯淡的灯光之下,显示出来了一个阴暗的轮廓。

    而一边站着的东瀛士兵已经呆住了,他们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都是什么?

    这都是人嘛?

    纸人化人。

    而人却是诡异的怪物。

    那些穿着中世纪欧式风格的人似乎都不简单,只有他们傻傻地穿着防护服冲进了一堆怪物的中央,却还不自知。

    在不戒等仁恩离去之后,魔法师们转过了头,全部看向了这群东瀛的士兵。

    此时,看着那些古老中世纪打扮的男子正注视着他们,东瀛士兵只想问一句话:

    那个………我们现在离开还有机会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