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小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一笑花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子,可以出来了!物极必反,你泡得太久,效果反而不好!”

    太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杨旭果断睁开眼睛,从药水中站起。

    “这是……”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星星点点的似乎有一层泥污似的东西,还能闻到一丝微微的腥臭气味。

    “小子,你身上是不是出来了一层脏东西?”

    太爷爷问道。

    “是啊!太爷爷,这是什么东西?”

    杨旭迈步出了木桶,大声问道。

    太爷爷哈哈笑道:“小子,恭喜你。你果然有学武的潜质,只是入行晚了一点而已。不过这没什么,有我这个老头子在,可以帮你调理调理。唔……你泡的那个药水,叫做洗筋伐髓汤,那是老头子我以前得到的一个独家秘方……它能清除体内杂质,从根本上改善体质……”

    太爷爷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语气当中的得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屋内的杨旭已经听得两眼放光,如果不是光着身子赤着脚,他已经兴奋的跳上一段藏舞,来一首翻身农奴把歌唱。

    有学武潜质,说明他将来有希望成为杨红玉那样的高手,哪怕有杨兴、杨大志那样的身手也可以。

    如今的时节,虽已入了深秋,但杨旭身无寸缕,却并不觉得寒冷。

    这固然是因为近些日子来他坚持锻炼、修习内家功法之故,也有那药水改善了他体质的原因。

    “那个……太爷爷,这药水以后我还泡不泡了?”

    杨旭按捺住心中喜悦,眉飞色舞的问道。

    虽然初泡药水时的痛苦让他刻骨铭心,但随后的舒泰感觉、体质改善后的喜悦以及将来成为高手的可能,使他意识到任何痛苦都是值得的。

    杨富贵和杨大志随后进入小屋内,一脸羡慕看着遮挡住了紧要部位的杨旭的身体,恭喜了几句,这才替杨旭把木桶中的药水倒掉,然后又换了一桶温度适宜的清水进来。

    杨旭洗去身上那一层泥污,擦干净了身体,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施施然从小屋中走出。

    杨红玉看了杨旭一眼,目光微微一亮。

    不知是刚刚洗过澡还是体质有所改善的原因,此刻的杨旭愈发显得唇红齿白,风度翩翩,那种丰神俊逸的气质,比之前更胜了几分。

    杨红玉脸颊微微发热,没敢多看,目光迅速移向了别处。

    不远处的太爷爷留意到了这个细节,笑眯眯的像是一只老狐狸。

    杨旭径直走到太爷爷面前,深施一礼:“太爷爷提携之恩,小子感激不尽!”

    太爷爷“唔”了一声,打量了杨旭几眼,说道:“红玉教你的拳脚功夫和内家心法,你不可懈怠,回去后务必勤加练习……另外,你今后每十日回来一次,在药水当中泡泡……嗯,就这样了……”

    说完抱着酒葫芦,斜躺在青石板上,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杨旭转过身,走到杨红玉面前,直视着她那张精致绝美的瓜子脸,说道:“寨主,酒楼那边事情多,我们不能久留,今日便要赶回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杨旭总觉得这段日子不见杨红玉,她整个人似乎清减了几分,不过也更多了几分让人不敢亵渎的清冷仙气。

    杨红玉“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便没了下文。

    杨旭知道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也不以为意,冲她笑笑,然后招呼起杨富贵和杨大志,准备一起离开。

    “慢着!”

    杨红玉目送着他们走到寨口,突然又唤住他们。

    杨旭三人顿住脚步,过身看向她。

    “周家那里……你们要小心一些。一旦生变,就想办法回到寨子来。这里……总有办法遮护你们!”

    杨红玉清清冷冷的声音,随风送入杨旭等人耳中。

    杨富贵和杨大志都是点头不止。

    杨旭咧嘴一笑:“放心吧寨主!我可是怕死的很,一旦有事,肯定逃得比谁都快!”

    杨红玉听到他这句话,顿时想到了他第一次被带回山寨时,一副害怕到了极点、抱住自己小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

    自己当时恼他无礼冒犯,发力震开了他,他跌坐在地,疼得眦牙咧嘴……这些情景,至今都还历历在目。

    想到自己曾被他抱过小腿,杨红玉的一张俏脸便有些微微微烫,担心被杨旭等人看到,立即转过身去,嘴角之间,却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笑意。

    如果杨旭看到她此刻笑颜,一定会感叹这深秋百花凋零的时节里,她这么一笑,已胜过了百花盛开。

    ※※※

    最近几日,晋阳城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大街小巷间,随处可见面色严肃的捕快衙役匆匆而行,还有不少披甲执刀的彪悍军汉在四处巡视。

    官府方面,四处张贴通告,说是城内混入了不少胡国探子,故此关闭城门,全城大索,务必要揪出那些探子,还晋阳城以安全。

    要说整个晋阳城内眼下最紧张的,除了以商人身份潜伏的真正胡国探子外,便是巡检使周承德一家人了。

    虽然周承德知道此事的起因,是来自皇都的一位重要人物遭到胡人刺杀之故,但他却担心杨家寨那些人,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捅出他们父子与胡国勾结之事。

    他派出不少心腹,蹲守在杨家酒楼四周,发现对方并无异常举动,这才松了口气,知道周家对杨家寨来说,还有可利用之处。

    仔细想想也是,杨家酒楼生意红火,日进斗金,俨然已是晋阳城餐饮业的龙头老大,如果没了周家,谁为他们继续提供庇护?

    就算他们攀上了晋阳城内的一些权贵,但哪个又会像自己这么尽心尽力为他们排忧解难,而且不要一文钱、反倒有时还要倒贴钱?

    他们若是对付自己,就是和银子过不去!

    而和银子过不去,与傻子何异?

    想清楚了这一点,周承德总算是暂时安下心来。

    只是,杨家寨手中掌握的那些胡人探子写下的供词,就如同架在他们周家脖子上的一把刀,而且这刀随时都会割了他们的脑袋,这让周家如鲠在喉,说不出的难受。

    周承德父子不止一次聚在密室里,商讨着如何将这隐患清除,以保周家无恙。

    只不过杨家寨时不时的派人过来进行威胁,说是他们周家勾结胡国的供词,已经由几名寨民带到了赵国的其他几处地方,杨家酒楼和杨家寨若是一直安然无恙,那些供词便也一直不会公诸于众。

    而只要杨家酒楼和杨家寨出事,那些供词立即就将大白于天下,让周家吃不了兜着走。

    这让周家投鼠忌器,尽管筹划了许多对付杨家寨的办法,却迟迟不敢付诸行动,只能继续乖乖配合杨家酒楼。

    这一场全城大索,成效显著,揪出了不少潜伏很深的胡国探子。

    根据赵胡两国之间的协议,那些胡国探子并未受到什么虐待,在胡国方面支付了一笔赎金后,便将他们带了回去。

    此事过后,晋阳城内光风霁月,寻常百姓依然为生活忙碌,权贵名流继续寻欢作乐,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